2018第七届大学生艺术博览会(广州)
新闻 > 热点 > 正文

《红楼梦》里的古玩价值:石呆子的扇子

张雄艺术网 http://www.zxart.cn发布时间:2018-09-29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王彬

摘要: 石呆子的一把扇子在当时值多少钱呢?“已经许了他五百两” ,石呆子不卖,说是死了也不卖。一千两一把也不卖。那么,类似的扇子,比如明代名家画的扇子在今天是什么价格呢?

原标题:石呆子的扇子——《红楼梦》里的古玩价值



新版《红楼梦》剧照


《红楼梦》贾府中古玩书画的价格是一个有趣的话题。


这里讨论的古玩书画包涵两层含义:一是《红楼梦》中当时的古玩书画,再是当下意义的古玩书画以及二者在今天的价格。


还是从林黛玉说起。在《红楼梦》第三回,吃过中饭,贾母让黛玉去看望他的大舅舅与二舅舅。大舅舅贾赦不见,理由是黛玉的母亲新逝,彼此见了怪伤心的,二舅舅贾政外出办事也未曾觌面。在荣国府,贾政因为当家,故而住在主要的院落里,黛玉先来到“五间大正房”:


“进入堂屋中,抬头迎面先看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的三个字,是‘荣禧堂’,后有一行小字:‘某年月日书赐荣国公贾源’,又有‘万几宸翰之宝’。大紫檀雕螭案上,设着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悬着待漏随朝墨龙大画,一边是金蜼彝,一边是玻璃𥁐。地下两溜十六张楠木交椅,又有一副对联,乃是乌木联牌,镶着錾银的字迹,道是:‘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 ’下面一行小字,道是:‘同乡世教弟勋袭东安郡王穆莳拜手书’。”


“荣禧堂”御制匾、“大紫檀雕螭案”“待漏随朝墨龙大画”“十六张楠木交椅”“乌木联牌”“青绿古铜鼎”“金蜼彝”与“玻璃𥁐”。前五种属于当时贵族府邸的用品,“青绿古铜鼎”与“金蜼彝”均属于礼器,“青绿古铜鼎”可以肯定的是古董而“玻璃𥁐”很可能是源于西洋的舶来品。


离开荣禧堂,老嬷嬷把黛玉引到王夫人时常居坐宴息的房间:


“临窗大炕上铺着猩红洋罽,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石青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两边设一对梅花式洋漆小几。左边几上文王鼎、匙箸、香盒,右边几上汝窑美人觚——觚内插着时鲜花卉,并茗碗、唾壶等物。地下面西一溜四张椅上,都搭着银红撒花椅搭,底下四副脚踏。椅之两边,也有一对高几,几上茗碗、瓶花俱备。 ”


文王鼎是周公旦为祭祀文王而制作的鼎,四足双耳,高六寸六分,耳高一寸二分,总重九斤六两,乾隆皇帝非常喜欢,多次下旨制造的掐丝珐琅文王鼎,流风遗韵至今可见。2013年,北京东正拍卖有限公司拍卖了这样一尊文王鼎,起拍价是一百万元,成交价是一百四十余万元。王夫人室内的那尊文王鼎,大概不会少于此数吧!而那尊陈设在荣禧堂的“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的价格会是多少呢?三尺来高的那样一只大鼎,如果是商周时期的,那真是难以估量了。


这是荣国府内的部分古董,宁国府呢? 《红楼梦》第五回,宁国府会芳园里的梅花盛开了,贾珍夫妇约请贾母,贾母带着宝玉去赏花、饮酒。家宴小集后,“宝玉倦怠,欲睡中觉” 。秦可卿让宝玉到她的房间里休息。秦可卿是贾珍之子贾蓉的媳妇,宝玉与贾珍同辈,是贾蓉的叔叔,或者说贾蓉是宝玉的侄子,对秦氏这个建议,有个老嬷嬷认为不妥说,“哪有个叔叔往侄儿房里睡的礼? ”然而,虽是叔侄的备份,但宝玉年龄幼小,秦氏认为他尚不通人事,因此笑道:“他有多大了,不怕他恼,就忌讳这些个? ”于是带着宝玉来到她的寝室:


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了人来,宝玉便愈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 ”入房间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 ,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阳公主于含章殿下面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 ”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 ”


唐寅,字伯虎,是明代的著名画家。唐伯虎三笑点秋香便是与他有关而盛传于民间的故事。香港苏富比与佳士得拍卖公司很早就经营他的书画,其《庐山观瀑图》曾以3亿美元起拍而以5.9亿美元落锤,折合人民币有三十九亿多元。他的另一幅《抱膝吟枫》立轴设色绢本在保利公司拍卖时的成交价格是三千五百多万元人民币。以此类推,秦可卿房间里唐寅的《海棠春睡图》也应当在三千多万元左右。


那么,秦太虚的对联呢?秦太虚便是秦观,秦观一字少游,一字太虚,与黄庭坚同为苏轼门下,名声不在黄庭坚之下。他的书法未见拍卖记录,但不妨根据黄庭坚的拍卖价格而进行类推。2010年6月3日,保利拍卖公司拍卖黄庭坚的《砥柱铭》,以人民币8千万元起拍,3.9亿元落锤。《砥柱铭》是一部长卷,长8.24米,8行407字。平均下来,每个字的价格是965346.5元。由此换算秦观十四个字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大概在一千万元上下浮动是可以考虑的。前些年香港一家拍卖公司曾经拍卖过一只唐代的龙纹葵花铜镜,成交价是四百万港元,折合人民币是四百多万元,由此推断,秦氏房间里面的宝镜也不应该少于此数。秦氏屋内的金盘只有一个,而一家拍卖公司曾经拍卖过一副唐代莲叶状伏龟金质对盘,成交价是一千九百二十万元人民币。四者相合,秦氏房内的字、画、镜与金盘,放在今天,其价格在人民币五至六千万元之间是可以想象的吧!


而那只陈设在秦氏房内六朝时期的榻,是应该称为贵妃榻或者美人榻,所谓“琉璃萤光青竹屏,醉卧桃红美人榻”的。可惜我没有找到与六朝的榻、连珠帐的相关拍卖记录,从而难以判断它们的价格。但是,榻与连珠帐的主人还是有迹可循。寿阳公主是南朝宋武帝的女儿,一天在含章殿檐下休息,恰好梅花落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了淡淡的印渍,使得寿阳公主越加妩媚,后来女孩子们纷纷效仿称梅花妆。同昌公主是唐懿宗的女儿,因其母郭淑妃与其婿关系暧昧而早逝。在这里,是否寄予了某种暗示呢?暗示秦氏与贾珍的淫乱,这当然是可以猜想的。只是这样的榻与连珠帐的拍卖价格难以猜想,不若石呆子的那些扇子。


在第四十八回,平儿问宝钗听到什么新闻没有?宝钗说没有。平儿说,老爷(贾赦)把二爷(贾琏)打了,宝钗问是什么原因呢?平儿说,今年春天,贾赦不知在那个地方看见几把旧扇子,“回家来,看家里所有收着的这些好扇子都不中用了,立刻叫人各处搜求。 ”后来听说有个叫石呆子的,“穷的连饭也没得吃,偏他家就有二十把旧扇子” ,便让贾琏去找,“好容易烦了多少情,见了这个人,说之再三,他把二爷请到他家里坐着,拿出这扇子,略瞧了一瞧。据二爷说,原是不能再有的,全是湘妃、棕竹、麋鹿、玉竹的,皆是古人写画真迹,回来告诉了老爷。 ”贾赦让贾琏去买,要多少银子给他多少。但是石呆子不卖:“我饿死冻死,一千两银子一把,我也不卖! ”“老爷没法子,天天骂二爷没能为。已经许了他五百两,先兑银子,后拿扇子” 。但是石呆子还是不卖说: “要扇子先要我的命! ”贾雨村听见此事,“便设了个法子,讹他拖欠官银,拿他到衙门里去,说:‘所欠官银,变卖家产赔补。 ’把这扇子抄了来,作了官价,送了来。 ”贾赦认为贾琏不能办事,贾琏反驳说:“为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 ”贾赦大怒把贾琏打了一顿,脸上都打破了几处。平儿对宝钗说这个事,是为了向宝钗讨药:“听见姨太太这里有一种丸药,上棒疮的,姑娘快寻一丸子给我。 ”宝钗听了,“忙命莺儿去要了一丸来与平儿” 。


石呆子的一把扇子在当时值多少钱呢?“已经许了他五百两” ,石呆子不卖,说是死了也不卖。一千两一把也不卖。那么,类似的扇子,比如明代名家画的扇子在今天是什么价格呢?2004年,嘉德拍卖公司将唐寅与文徵明等八位画家的书画合璧扇面以人民币101.2万元拍出。三年以后,价格陡涨,清代画家恽寿平的山水花卉扇面涨到1232万元。又过了四年,到了2011年,在荣宝春拍中,唐寅的《听瀑图》扇面拍出了1680万元的高价。在这里,如果以唐寅的《听瀑图》为基准,石呆子二十把扇子的拍卖价格则应该是三亿多元人民币。这就不禁使我们发生联想,根据清代的一两银子折合人民币一百多元计算,一千两银子应是十多万元,二十把扇子合计不过三百多万元,石呆子为什么要卖?打死也不卖!这当然是我们今天嘲谑性的比较,就石呆子个人而言,扇子就是他的命给多少钱都不卖,而贾雨村却利用官府势力而将扇子讹去,可见其时为了阿谀权势,满足个人贪欲,可以公器私用而不择手段,这样的社会制度怎么会不崩溃!读《红楼梦》可以增长见识,从而加深对历史、对某种社会制度必然毁灭的认知,或者说《红楼梦》是认知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仅从石呆子的扇子而言,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转载旨在分享,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请扫描新闻二维码

用户评论

加载更多+

3D推广
  • 侯晓峰3D艺术画展

  • 王心悟3D美术馆

  • 洪瑞生3D艺术馆

  • 唐勇力3D艺术馆

热门图片
  • 绚丽虚化和迷醉炫光 打造清新精致的花朵大片

  • 四口之家的品质乡村生活 清新自然远离喧嚣

  • 厚重油画风蔬果静物 油画还是照片傻傻分不清

  • 2017Big Picture自然世界摄影大赛获奖作品

推荐艺术家
  • 于少平

  • 方宋

  • 喻冬友

  • 陈开宇

推荐店铺
  • 东海阁

  • 翰皇文化馆

  • 曹娜美术馆

  • 润棠画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