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第八届大艺博(广州)
新闻 > 热点 > 正文

摄影收藏, 会因年轻藏家 而改变格局吗?

张雄艺术网 http://www.zxart.cn发布时间:2019-04-08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林清清 

摘要: 目前拍卖史上最贵摄影作品,德国著名摄影师Andreas Gursky拍摄的《The Rhein II》,成交价为4338500 美元 佳士得供图年轻藏家们都在关注什么新兴领域?摄影是其中一个极具亲和力...

20190408160015_1134.jpg

目前拍卖史上最贵摄影作品,德国著名摄影师Andreas Gursky拍摄的《The Rhein II》,成交价为4338500 美元 佳士得供图

年轻藏家们都在关注什么新兴领域?摄影是其中一个极具亲和力的项目。并非只有跨过“百万美元”门槛的摄影作品,才可算作收藏级佳作。尽管目前顶级的摄影作品,身价已超过400万美元,而近期的拍卖动向中,藏家们对摄影作品的热度也受到关注。对于摄影的收藏,需要了解什么?我们请来专家一一讲解。

【市场动向】

摄影会成为年轻藏家

“入门款”吗?

三月份,是当代艺术蓬勃的时节,也是年轻艺术爱好者活跃的季节。每年的香港ART BASEL集中带来许多现当代艺术作品,引发观众如潮。不少人专程到香港看各种当代艺术展览,油画、摄影、装置密集呈现。而与此同时,亚洲年轻藏家也作为近来受到关注的收藏势力,收藏喜好和收藏行为模式成为市场关注的话题。受到年轻藏家们集体青睐的西方现当代艺术,尤其是收藏价格门槛较低的摄影,也自然“自带话题”。

3月份刚刚结束的伦敦佳士得拍卖上,仅仅第二次进入拍卖市场的年轻摄影师,就拍出超出估价6倍的好价。这样的市场热度,无疑,也令关注摄影收藏的人感到兴奋。

毕竟,对于打算开始收藏的年轻藏家们,10万到100万元人民币的预算,未必能很容易入藏一幅具有升值潜力的当代艺术家作品,却可以入手一张20世纪经典摄影艺术作品。三四万美金就可以入门的价格区间,鉴别的技术门槛也较低。因此难怪很多人认为,当代艺术收藏里,摄影的确是对年轻藏家们比较具有亲和力的一类。

20190408160017_7916.jpg

目前拍卖史上最高成交之历史照片,Man Ray 的《Noire et Blanche》,成交价为 3132281美元 佳士得供图

“对于中国藏家,像油画等许多现当代艺术是近百年才发展起来。摄影作为一种当代艺术创作,追溯起来大家周知的,应该是郎静山的作品。大概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才出现了像王庆松等,将摄影作为当代艺术创作的一个媒介来进行创作的创作者。因为没有太多人很早地进行摄影作品创作,再加上摄影作品的可复制性,所以大家对摄影的价位判定还是比较低的。”专门研究西方战后现当代艺术的佟立华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20190408160019_3867.jpg

Cindy Sherman也是高身价摄影师,“百万美元俱乐部”常客。此件《无题》成交价为3890500美元 佳士得供图

国内藏家不容小视

【藏家实力】

事实上,摄影收藏在国内受到关注的时间不长,但广东是摄影收藏起步较早的地区。

广东美术馆是中国较早进行摄影系统收藏的美术馆,目前的馆藏摄影影像作品达到两万多件/套。早在2000年就开始体系化收藏摄影作品,举办的“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成为国内具有代表性的大型国际性摄影双年展之一。但由于种种原因,2009年后该项目一度停止。直到2017年年底,在现任馆长王绍强的主持下,改名为“广州影像三年展”重启。

“2000年前后,摄影作为记录现实的手段,其艺术本体价值在国内一直没有被充分认识和发掘。这时广东美术馆开始收藏摄影,并创办‘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这一品牌项目,当时关注的主要是摄影的本体问题。”现任馆长王绍强表示,“作为国家级美术馆,广东美术馆很特别的一点,是它对影像收藏体系的建构。我们做每个展览都是为了学术积累,也会收藏相关的艺术家作品,我们以前收藏过沙飞的摄影,也收藏了许多当下三四十岁的杰出青年艺术家的影像作品。此次双年展的名字从摄影到影像的转变,也表明,广东美术馆的研究重点,从原来的‘社会人文的摄影’拓展为‘视觉研究的影像’”。

美术馆对摄影作品的收藏,更注重学术性。而民间藏家,则更多以自己的兴趣出发,建立收藏体系。“例如木木美术馆,四方当代美术馆,都是年轻藏家主理的私人收藏机构,已经有不错的成体系的当代艺术收藏。而三影堂则是专注于摄影收藏的私人机构。而许多民间年轻藏家,他们并非职业或专业与艺术相关,只是自己喜好为主。”

佟立华表示,年轻藏家更具国际视野,且不限门类,甚至对跨界艺术也很感兴趣。

【价值认定】

百万美金,是否摄影作品的一个门槛?

回到收藏摄影作品的价值判断上,值得收藏的摄影作品是怎样的?专家们比较认可的观点是:摄影师要提出一些比较特殊的见解,或者说这件作品在某个领域上有特别的地位。这些艺术价值,就会影响到它的价位。无论是将摄影作为当代艺术创作的一种媒介,还是最近几年价格回升的古董(vintage)摄影。

20190408160020_8338.jpg

佟立华 佳士得香港战后及当代艺术部副总裁,战后及当代艺术亚洲区拍卖主管

“比如目前作品拍卖价排第一的安德烈·古斯基Andreas Gursky,是一位很有代表性的德国摄影艺术家。在他的作品中,芝加哥交易所、诱人的名牌商品货架、所有规律排列的99美分的货物,他做了一些很精巧的安排和画面处理,你会看到非常多的细节,表达出一个现代消费社会的景象。其实简单地说,就是要提供一个独特的观点和视角给观众。”佟立华举例说明。

百万美元是否算收藏级摄影作品的门槛呢?“应该是倒过来,如果是一个顶级艺术家顶级作品的话,就有可能这个身价。不过公众对艺术家的了解,仍然有很大关系。像Wolfgang Tillmans,之前他在德国已经很知名,但直到前两年Art Basel上举办了一个他的展览,此后受到更全球化的关注,他的作品价格才开始有超过百万门槛。”

对话

亚洲年轻藏家的眼界和收藏,已与国际水平同步

羊城晚报:你如何归纳亚洲年轻一代藏家的特色?

佟立华:如大家所观察到的,亚洲的年轻藏家,大多是企业家二代、三代,往往有西方留学背景。由于没有语言隔阂,他们可能对一些西方的现当代艺术更感兴趣,而且在关注的收藏类型上,与老一代收藏家相比,最大的特色是:分类不那么细化了。

当然,这也与他们的年龄与收藏实力相当,一般来说,百万美元以下的价格区间,比较容易入手收藏。而且相对而言,由于艺术家大多还在世,资讯也比较丰富,相对于古典艺术作品,也比较容易鉴别判定一件作品的真伪优劣,这为年轻藏家逐渐建立自己的收藏体系也有好处。

羊城晚报:年轻藏家有无一些典型的收藏爱好或模式?

佟立华:很突出的一个特点是,首先他们取得资讯的方式更直接和便捷,都是自己直接接触这些资讯。其次眼界也更广,希望建立自己的收藏体系。但并不局限于某几个专业类别。比如老一代收藏家可能比较专注在自己的领域里,例如研究瓷器或书画,不太会跨界,而年轻藏家则是从自己的兴趣出发,不限门类,甚至对跨界的艺术也很感兴趣。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最近KAWS的HOLIDAY展,巨型玩偶“COMPANION”躺在香港维港海面,引发话题。这种潮流艺术与高档艺术之间的区隔,没有以前那么大了。而且他们对跨界艺术大多思维比较开放和感兴趣。

当然,大家都会留一部分资金去支持本地的艺术家,像韩国、日本或是东南亚的藏家,他们也会支持一些本地的艺术家,因为他们也有自己的艺术交流圈子,但总体来说眼界会放更广,也不会局限在某一个细分领域。这其实改变了很多收藏与全球艺术市场的状况。

羊城晚报:他们的收藏行为收藏体系有何特别之处?

佟立华:以往的藏家许多资讯是通过画廊、拍卖行或艺术顾问等二手渠道获得,而现在年轻藏家们往往是自己去一线收集。他们对各种艺术博览会跑得很勤,甚至以全球艺术旅行的方式,在瑞士、巴黎、纽约不断地追着博览会看。有时候我们觉得好像是我们第一次带进拍卖领域中的作品,没想到他们可能已经早就在一手市场画廊有所了解。

例如我们3月份刚在伦敦拍出的一位年轻的艺术家的作品,这个作品是他本人所有作品中第二次进入拍卖场。我们当时估价只是4万英镑,大概与他的一手画廊价相符,但是最后他这张作品拍到24万,高出估价6倍。年轻藏家们其实已经透过别的途径了解他,因为他现在在美国受到关注,而很多作品还在一手市场展览,所以比较难得出现,藏家就会去追。

羊城晚报:你认为亚洲年轻藏家的眼界和收藏,已与国际水平同步?

佟立华:对。除了韩国、日本,其实东南亚的年轻藏家,也很有自己的眼光和体系。而中国内地的年轻藏家,也比很多人以为的要多,已经在以私人收藏机构在运行。而且他们的学术或职业背景并不是艺术出身,而是以自己的喜好为主。

20190408160022_2839.jpg

​Jude Hull 佳士得伦敦摄影作品专家暨拍卖主管

对话

跨过“百万美元”门槛的摄影作品是怎样的?

并非只有跨过“百万美元”门槛的摄影作品,才可算作收藏级佳作。但顶级摄影作品,目前都能达到百万美元以上。这些高价作品有什么共同点?我们请来专家解答。

羊城晚报:目前摄影作品的世界最高价纪录是什么?为什么他们能达到这么高的身价?

Jude Hull:最高成交纪录可区分为两个:拍卖史上最贵摄影作品为 2011 年于佳士得拍出,由 Andreas Gursky拍摄的《The Rhein II》,成交价为 4338500 美元;而另一个纪录则是 2017 年在佳士得成交,Man Ray 的《Noire et Blanche》,是拍卖史上最高成交之历史照片,达 3132281 美元。两个作品虽然在主题、形式和时间有很大差异,但它们却同样珍稀,也同样于摄影艺术史占着不容置疑的重要地位。

羊城晚报:在摄影的不同类别中,收藏时有什么可特别关注的类型?

Jude Hull:收藏必须由个人喜好开始,虽然照片可成为一项有利投资,但如果出发点是你所喜爱、能让你动容的作品,那无论市场怎样变化,你也永远不会后悔拥有它。所以,锁定你想收藏的最佳目标并认真对比:留意其细节、冲晒、尺寸、珍罕度、品相及来源等各方面,确认这是自己能够获得的最好作品。

羊城晚报:好的摄影作品有什么共同点?

Jude Hull:它应该包括了很清晰的讯息,且有抓紧人心,让人心动的力量,往往引起观赏者共鸣,影像留下烙印,让人不禁一看再看。

羊城晚报:科技进步,数码摄影作品以及数码激光冲印(C-prints)等以不同技术冲印的作品,值得收藏吗?入藏时有哪些要注意的?

Jude Hull:显影及数码摄影作品均会被冲印及被美术馆收藏。例如Andreas Gursky 拍摄的《The Rhein II》便是一个彩色打印的数码照片。于收藏界别中,藏家往往不会像从业者那样区分这些因素。

羊城晚报:很多人不清楚摄影作品中关于版本、版数的概念,它们对收藏有何价值?

Jude Hull:我们拍出的大部分作品均来自有系列的版本。但有很多对摄影的误解是:所有作品都来自同一个版本,如不是同一版本就相等于无限版次。但这是一个错误观念。

版本这个概念是上世纪70年代左右才出现的,因此很多早期的伟大摄影师如Julia Margaret Cameron或Edward Steichen,他们的作品根本就无版本之分。至于其他当代艺术家,他们很可能选择不出产打印版本,又或如 Vera Lutter、Richard Learoyd 般只制作孤本。

当某位收藏者决定要收藏一个冲印版本的摄影作品时,最重要是:所选的作品的版本资料,例如同一个作品,可能出产了 10 版20×24 吋,20 版 11×14 吋。一般来说,影像作品以越多版本或尺寸出产,其收藏价值会相对较低。因此一个 1/2 的版本一般都比 2/250 更有价值。

羊城晚报:收藏古董照片时有何标准?

Jude Hull:在评估历史摄影作品时,品相及来源均非常重要。

羊城晚报:对感兴趣的入门级收藏者,你有何建议?

Jude Hull:必须多看多问。通过参加展览,阅读书籍和艺术博览会来扩展个人眼界及修为。即便不涉及生意往来,也可多与有关艺廊及专家沟通,在他们身上获得不同信息及学识。如果拥有足够热爱,应该不耻下问,尽可能地多了解,摄影界都喜欢讨论、学习和分享。

转载旨在分享,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请扫描新闻二维码

用户评论

加载更多+

3D推广
  • 侯晓峰3D艺术画展

  • 王心悟3D美术馆

  • 洪瑞生3D艺术馆

  • 唐勇力3D艺术馆

推荐艺术家
  • 于少平

  • 方宋

  • 喻冬友

  • 陈开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