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与中国美术家协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新闻 > 图片新闻 > 正文

当代名家丨杜少虎绘画作品赏析

张雄艺术网 http://www.zxart.cn发布时间:2019-03-14 来源: 当代艺术在线

摘要: 杜少虎,洛阳人,艺术史学博士后,教授,美术理论家,画家。2009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获美术学博士学位。2010年入中国艺术研究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



杜少虎,洛阳人,艺术史学博士后,教授,美术理论家,画家。2009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获美术学博士学位。2010年入中国艺术研究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曾任《艺术品投资与交流》杂志主编、《中国国家美术》艺术史学栏目学术主持,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九三学社中央书画院画家、文化部艺术人才交流中心评委、中国博士后基金评委,中国投资协会艺术品投资交流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西部现当代美术研究中心主任,陕西师范大学博士生授课导师,河南省当代艺术馆签约艺术家。


近年来,有四十余篇学术论文在《文艺研究》、《美术观察》、《美术研究》、《史学月刊》、《中国书法》等刊物发表。出版专著四部,2006年参加全国艺术科学“十一五”规划重点项目(国家级)《中国现代美术史》课题组。2006年专著《拙笔妙彩》获河南省第四届文学艺术优秀奖(省政府奖);2007年获中国艺术研究院“科研之星优秀奖”; 2009年论文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当代美术创作论坛;2014年专著《合群开蒙》入选“第二届中国美术奖﹒理论评论奖”;2015年获批主持“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项目”;2016年受邀参加“第34届世界艺术史大会”。




梨园百态水墨人

——读杜少虎的水墨戏曲人物

陈明(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美术报》副主编)


在中国水墨画中,戏曲人物是一个十分特殊的题材,它以绝妙的中国戏曲为描绘对象,充满“离形而取意,得意而忘形”的趣味,而在造型及笔墨上则呈现出一种意象之美。与其他人物题材相比,水墨戏曲人物更淋漓尽致地反映出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和象征性。实际上,这也是中国各地方戏曲的共同特征,其超然灵活的时空表现形式,为戏曲演员提供了极大的表演空间。中国戏曲人物形象的高度概括化,使得戏曲中的人物形象有符号化的特征,如红脸的关公,绿脸的窦尔敦、白脸的曹操等,而其服饰也具有特殊的象征含义。正因为如此,水墨戏曲人物画的创作,不仅要求画家有熟练的绘画技巧,还要求他们谙熟中国戏曲的表现形式,这是水墨戏曲人物画创作的难点,也是其亮点。




在近百年的中国水墨画创作中,以戏曲人物为主要创作内容的画家不在少数,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如关良、丁立人、高马得、韩羽等,都在笔墨语言及风格形态上形成了个性化的特征。在当代水墨画创作中,水墨戏曲人物也是重要的表现题材,而其中卓有成果者,亦不在少数,杜少虎便是其中突出的一位。作为一个长期从事美术理论研究和创作的艺术家,杜少虎在艺术上的特殊经历为其创作开拓了广阔的视野,使他在水墨戏曲人物创作中,能够突破前人桎梏,形成具有个性化的艺术语言和绘画风格。




与同时代的水墨画家相比,杜少虎的戏曲人物在语言上更注重线条的含蓄与造型的雅致,他将书写性的绘画语言进行抽象化,从笔墨中寻找线条的跳跃性,以此构成具有意象精神的画面。在用笔上,杜少虎的戏曲人物画在以传统白描为表现技法的基础上,融入晕染和写意手法,风格近似于梁楷的减笔人物画,但又增添了文人画的书写意味和浓艳的民间色彩。并由此与其他画家的作品拉开了距离。以《门神》为例,在这件作品中,线条的组合与开散,如行云流水,在相互纠缠和交错中形成一种动态的平衡,笔墨趣味和形态的憨态可掬呼之欲出。在《出征》一作中,画家将诸葛孔明放置在画面中间,左右是两位跃跃欲试的将军,两者互不相让的姿态给画面平添了几分幽默。画中的线条质朴、厚重、润泽,充满书写性趣味。




在用墨上,杜少虎充分发挥了墨色的动力作用,利用墨的交融氤氲,形成意象的艺术空间。以《霸王别姬》为例,此画笔墨简约,但力道十足,墨色的沉厚与人物的线条形成浓淡的鲜明对比,看似粗头乱服,不守绳墨,实则寻味无穷。与前两者相比,《取成都》、《九龙山》、《霸王别姬》等作更富书法意味。《霸王别姬》以粗笔勾勒点染绘成。画家突破了传统人物画的意象结构,将笔墨元素打散,重新组合成更具抽象形态的画面。在这里,线条和墨块不再仅是塑造物象的媒介,它们在画面上的穿插运动或许为了呈现一种情绪,而非表现历史人物的形态。这样,画家就突破了笔墨语言在人物画的塑造界限,让点、线、面自身的精神意味体现出来。




从形态上看,杜少虎的戏曲人物系列似乎并不复杂,甚至看起来有些简单,但若从精神层面加以追究,便可体味到其深义。石涛说:“夫画贵乎思,思其一,则心有所著而快,所以画则精微之入不可测矣”。于戏曲人物而言,不亦如此?在那些简约的笔墨语言所塑造的人物中,蕴含着画家对于戏曲传统,对于绘画传统,对于沧桑历史乃至人生百态的深刻理解。正所谓“奇人奇物方合璧,乞与世间人物样”(米芾),杜少虎的诸多作品,如《牡丹亭》、《门神》、《西厢记》等,似乎都隐喻着某种情态,他将脸谱化的戏曲人物人格化了。于是,在杜少虎笔下,一个个妙趣横生、千姿百态的人物跃然纸上,令人过目难忘:红脸的关羽、白脸的曹操,羞怯婉约的杜丽娘、活泼大胆的红娘,沉着冷静的诸葛亮、急躁鲁莽的张飞,简直就是一个个人格的写照。以《西厢记》、《夜斗》为例。在《西厢记》一作中,杜少虎以简净雅健的用笔,勾勒出张生、杜丽娘、红娘的形态:或妩媚娇羞,或深情款款,或泼辣活泼,人物性格被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而《夜斗》中,任堂惠与刘利华一白一黑,亦线亦墨,形成形态上的鲜明对比,画家将两者安置在桌子上下两端,选取两者打斗的一霎那动作,鲜明表现出两者的人物性格。




在杜少虎的戏曲人物作品中,色彩较为浓烈,具有民间绘画的韵味,但也不失文人画用色的淡雅。或许,色彩上的雅俗共赏只是他表现形式的一个手段,而其目的,则是对人物性情的充分表现。在具体的色彩运用上,杜少虎恪守“色不碍墨,墨不碍色”的原则,使色彩在墨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古朴雅致。在戏曲人物中,色彩作为地位、人物身份的象征而具有人格化的特征。而在水墨戏曲人物画中,以诗意化、意象化的色彩来展现人物性格,无疑是以“情”赋彩、随“意”赋彩的表现。杜少虎笔下的戏曲人物画在色彩上也是如此,无论是强烈还是柔和,冷色调还是暖色调,都营构出清新亮丽的画面,既具有传统韵味,又具有显著的时代气息。显然,这种创新手法丰富和拓宽了传统国画创作的表现空间。




在当代中国绘画日渐庸俗化、市场化和程式化的今天,千人一面的艺术生态十分令人担忧。而杜少虎则选择了一个更为简约,也是更注重精神层面追求的戏曲人物画道路,这其实是一条孤独的道路,但不能不说是一种智慧的选择。因为,他用自己的艺术实践告诉我们:艺术终归是人类精神的反映,一切缺乏精神高度的艺术创作,永远是一种重复的低级劳动。







转载旨在分享,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请扫描新闻二维码

用户评论

加载更多+

3D推广
  • 侯晓峰3D艺术画展

  • 王心悟3D美术馆

  • 洪瑞生3D艺术馆

  • 唐勇力3D艺术馆

热门图片
  • 绚丽虚化和迷醉炫光 打造清新精致的花朵大片

  • 四口之家的品质乡村生活 清新自然远离喧嚣

  • 厚重油画风蔬果静物 油画还是照片傻傻分不清

  • 2017Big Picture自然世界摄影大赛获奖作品

推荐艺术家
  • 于少平

  • 方宋

  • 喻冬友

  • 陈开宇

推荐店铺
  • 东海阁

  • 翰皇文化馆

  • 曹娜美术馆

  • 润棠画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