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与中国美术家协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新闻 > 图片新闻 > 正文

著名画家李勇逸艺术赏析

张雄艺术网 http://www.zxart.cn发布时间:2019-08-01 来源:新浪收藏

摘要: 正月里李勇逸在主席北国之春作诗写生 李勇逸,署李勇、逸者,江苏徐州人,军人家庭,烈士后代,民革党员,1990年毕业于天津工艺美院...

标签: 李勇逸 画家

  正月里李勇逸在主席北国之春作诗写生

  李勇逸,署李勇、逸者,江苏徐州人,军人家庭,烈士后代,民革党员,1990年毕业于天津工艺美院,1999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贾又福工作室,2015年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何家英山水创研班,主攻山水兼人物花鸟。先后师承于孙本长、何家英、贾又福、张立辰诸师。毕业后一直在京从事中国画教学及学术研究工作。曾受聘于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中国戏曲学院、北京科技学院艺术学院兼职教授。现为文化部东方文化艺术院研究员,中央书画院院士,北京汉源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会员。作品曾十余次入选文化部中国美协主办全国展览并获奖。国家人美出版个人绘画专著《古都新韵》、《黄土铸魂李勇逸山水画作品集》等多部专集。2002年应央视邀请绘制《梁祝》片头。

  画家坚持近三十年以延安梁家河红色题材创作,被业界称为以实力见长的“红色画家”。2014年延安?梁家河系列作品在人民大会堂展出,引起国内外主流媒体报道。新华社、《人民日报》海外版、香港《中华时报》、《中华英才》杂志以”梁家河铸就的红色画家”为题报道了创作实践活动。央视《翰墨》拍摄当代实力派画家李勇逸的专题报道。个展分别在天津、河南、徐州、汕头成功举办。作品分别被中央党校,中国美术馆,国家机关,国內外多家博物馆收藏。

  黄土铸魂李勇逸山水画作品集首发式暨作品展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党、政、军代表出席了活动,延安时期的革命老妈妈赵力平女士出席了活动,新华社等国内外主流媒体报道

  人民大会堂首发式揭幕仪式

  河南省美术馆李勇逸个人画展2015开幕式

  河南省委领导出席李勇逸个人画展在河南省美术馆举行

  2015李勇逸个人画展中共市委宣传部主办其中美术馆隆重开幕

  个人画展在家乡航模馆展出(徐州市画展)

  朝霞梁家河作品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工笔画研究院展出

  何家英老师出席我的天津个人汇报画展

  何家英老师在指导我的梁家河作品创作

  我为什么要画延安这块红色的土地

  李勇逸

  红色这一象征着中国革命的色彩,早在我儿时呀呀学语的时候是母亲唱着南泥湾红色歌曲陪我长大,因为我的外公鹿世华是新四军鲁南区、十三区区委书记,建国初期为革命献出了生命,母亲和舅舅被安排进了红色革命学校培养长大。爷爷是保定军校讲武堂的第九期学员,后弃戎从商,虽然当了商人,但祖父的爱国之情却从未减弱,他自筹资金买枪弹带领村里的革命志士去打日本人设在铜山县的炮楼,每次进攻后换来的都是日本人对村里人血腥的复仇,所以我祖上的房子被日本人烧了三次,最后落得家徒四壁。

  《盛世古原》230×146cm 绢本 2005年作

  爷爷鼓励年幼的父亲14岁到徐州学徒,1948年父亲上了共产党办的徐州第一个地下党校,经过三个月的培训作为土改干部分配到铜山县大吴乡负责土改革命工作,后父亲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东海舰队,60年代后转入地方工作。

  父亲的正直严厉磨炼出我从小做事认真、刻苦、正直,然后授其母亲的勤劳与天赋,自小受歌谣和民间艺术的熏陶,5岁就酷爱画画,山水画的萌芽应于一次徐州博物馆展出的李可染的蒙师钱食之遗作展给李勇逸留下印记,立志于山水画的学习,后拜当地名宿杨少华先生习书法绘画,接受了正规教育,1988年考入天津工艺美术学院,受业于王超、赵树松、阮克敏、孙本长、何家英等师。

  《古原秋早》220×180cm 纸本 2013年作

  1989年跟随孙本长老师首次来到延安写生,我第一次来到延安这片红色的土地,原来我梦寐以求的、儿时母亲歌谣里的南泥湾是这样的贫穷,然而我们住在老乡家里,他们又是那么的淳朴、善良,在那里给我感触最大的是一望无际的黄土地,虽然每天要走50多里的山路,寻找那里的红色记忆,我却一点不觉得辛苦,作为一个来自水乡的孩子从没见过这样广袤无垠的土地,雄浑的黄河又让我想起了母亲给我唱的歌谣《歌唱二小放牛郎》,儿时充满神秘的土地就在我眼前,心中的激情难以言喻,一道道山沟一群群牛羊,唤起了我对这个土地的热爱,立下决心我今后就寄情于这里的山山水水,用画笔记录这红色的印记。

  《古原之秋》160×80cm 2013年 纸本

  回到学校我创作了《魂系古原》,在当时的中国书画研究院展出,受到当时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的接见,黄山桂林之美,打动不了我的心灵。我认为美分几种,江南水乡是秀美,就像18岁俏丽的姑娘,而陕北是厚美和壮美,更是大美。因为这里是五千年的文化发祥地。“古老祖先的遗迹铭刻在层层的每一寸土地里,传承了世代的华夏文明,你用瘦弱而又热情的双臂拥抱了中央红军这一支革命的队伍,在这片土地里创造了伟大的延安精神,在这片土地里缔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领袖的辉煌,在这片土地里奠定了新一代领导人实现强国梦的宏伟蓝图,在这一切的一切,从黄土地里拥有,从梁家河起航,必将带领全国人民铸就新的辉煌。”

  《延安文安驿老窑边一驾老车》知青用过车160×80cm 纸本 2013年作

  在陕北写生我多次住在老乡家里,耳闻目睹了很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者的传奇故事,他们的生平令人感动,一位90多岁的老红军家里我终于知道红色精神就是通过淳朴的民风展现出来。也许,陕北的山水在一般画家眼里就是荒野,没有生机,可我不这么认为,正是因为这片荒野的土地,才有豪迈壮阔、苍凉悲藏的美丽,荒野具有古朴、静谧,同时具有生命的张力。“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状态,让我在自然面前顿生敬畏。

  《古原秋实》380×160cm 纸本 2013年作

  记得一次正在陕北黄河边,途中突然下起高原雨,我们跑到一所破窑洞去避雨,才发现那是一所学校,20多位孩子一年级到五年级都有,可只有一位老教师在那里教课,雨一直不停,我们没法走了,这位老师就把我们带到了他的窑里,怕我们吃不惯他平时吃的玉米面,特意让他婆姨拿出自己家不舍得吃的白面给我们压饸饹,知道我们城里人爱干净,虽然缺水仍为我们烧了开水让我们洗脸洗脚,第二天早上天亮我才发现老师挑水要翻过好几道沟到几里外的黄河边去打水,想起我们还浪费水洗脸洗脚,心里很惭愧,早上他的婆姨熬了小米粥,临走前我们师生四人给他钱他却无论如何不肯要,不但不要还送给我们家里的红枣,他两个女儿送了我们很远,这种至真的淳朴让我永远难忘、魂系古原。

  《古原春早》230×146cm 2005年作 绢本

  从陕北回到学校,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不断展现出黄土高原的影子,仿佛陕北是我思念多人的亲人,让我魂牵梦绕,那里的山那里的水已经成为我不可磨灭的精神家园,毕业后我决定潜身研究黄土高原的描绘,只有真正的讲我的感情融入画作,作品才是真实的。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我要用真情去创作作品,赞美那里的人民,记录那里的红色经典。对我而言黄土高原的山山水水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之中,我愿意终生讴歌这里的土地,歌颂这里的人民。“今逢盛世,要为赞美祖国的山河而绘,更为歌颂人类美好的心灵与正气而作。不追虚名,德行天下,盛世求真。这是我毕生的追求。”

  《地老天荒》230×146cm 纸本 2004年作

  毕业后,我在搪瓷厂从事美术设计,后调入文化局工作,先后创作了《陇山秋野》、《黄天厚土》、《古原秋实》,先后获得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性大展并获奖。我深知要想成为艺术大家更要靠作品说话,决心回避闹市,不追虚名,追求艺术的真谛,拜访名师。1998年经当时的中央美术院国画系主任张立辰推荐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首届研究生班,受教于贾又福、崔晓东、李铁生、许俊、张立辰、王镛、刘彦湖等。主攻山水,兼习人物、花鸟。

  《延安魂》280×146cm 2012年

  通过在中央美术学院系统的理论学习和实践创作以及贾又福先生的教导“狼总是扎堆捕食,而老虎是单打独斗”,贾又福老师又说:“以石观画”,自然界的山水是永恒不变的,变化的只是时代,而不同时代的人对山水的感受也不同,时代的进度审美趣味的高下与笔墨高下的发展并不是正比关系,时代进步了并不能说人们对审美情趣提高了,而是审美的情趣发生了变化这样就对不同时代的画家对真山真水的感受,理解不同而最终反应到笔墨上而不是刻意地、主观地去迎合时代的审美,贾先生的成功是因为他不拘泥于先师的笔法和主题,有自己对太行山这革命圣地和民情的认识,所以创作了太行系列作品。李可染画黄山桂林也画韶山、井冈山,而贾又福先生专长太行山,我研究生的学习学的就是老师的笔墨精神,而不是他的影子。在这种理念的推动下,我前往陕北采风不下20多次,长时间不去会心中惦记,虽然那里的窑洞在别人看来残破,环境很艰苦,但我只要一踏上那片土地,心中充满了莫名的兴奋感,我就像追寻梦中情人一样一直在追寻着。

  《曦光》280×120cm 2013年作 纸本

  中央美院毕业后,我相继受聘于中国人民大学等几所艺术高校兼职任教,当时我是最乐意带学生去写生的。所以,时间的积累我又画了近千幅的写生资料,红色文化和黄土地情节不能自已,我深深的感悟艺术道路上我必须吃大苦去寻找陕北这块红色富矿。

  2010年我辞去了首都北京所有的大学授课工作,在北京沙河军队朋友的保障下,创立了汉源画院,成了一名职业画家,这样,我就有了很多的时间和空间双重准备,全心的投入到延安梁家河的黄土地的创作当中。没有了固定的经济来源生活拮据,每年都要在条件艰苦的黄土高坡上写生数月,但我心中有一个梦,咬定青山不放松,任你东南西北风坚韧意志,几次遇险都没有改变主意,毅力让我默默坚持着、坚持着……

  《一方圣土》260×140cm 2002年作 绢本

  我之所以画《屹立》,不仅是赞美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能屹立于世界,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告诫自己要在艺术面前坚守,在纷杂的书画市场中伫立前行,我画了20多年的陕北其实这些都是没有卖相的。但是,我认为书画受市场程式化作品是没有生命力的,我是用心在画陕北黄土地,我的作品不是要去换钱,当我一个人走在黄土高原上我在想,我的作品一旦展现给大家,是要去呼唤什么?赞美什么?我坚信,我用生命创作了这批经典红色题材,都将是艺术及市场的有机结合。常说真正的大伟的艺术家要耐得住寂寞,这种寂寞是什么?我认为就是在名利与金钱面前无所动摇,艺术家本质上不是谋生的职业,就创作本身而言,“无法之法乃为至法”,艺术是感情和生命的流淌,画画是为了爱,不是为了卖,对艺术的真情与赤诚才能造就艺术的不朽,艺术工作者的担当就是反应时代,用画笔记录社会发展的点滴,对于历史而言,他将会成为永恒记忆的经典。

  《朝霞映红梁家河》200×140cm 2016年创作

  延安梁家河很小,那是离延安70多公里的小山村,隶属延川县境内,很早在延川县写生我就听说那里保持着北京知青的旧居。

  梁家河也很古老,传说先圣祖伏羲氏“在此仰头观天象,低头看河山,神悟阴阳鱼,点化太极八卦图”。世界上第一条高速公路——秦直道穿越其间而过。

  梁家河很大,20世纪三四十年代红军从这里踏上了解放全中国的征途,六七十年代两千多名北京知青在这里插队落户,把青春献给了这里的土地。

  《梁家河之梦》380×140cm 2012年 纸本

  《秋染梁家河》160×80cm 2013年 纸本

  2011年底,我决定利用正月里过年的时候再去梁家河写生,真正的了解当年北京知青在那里的故事,用画笔记录那里的实景。正好当时原新华社的老记者喧啸来到我画室,得知我的想法后为我联系了当时在陕北旬邑开矿的郑总,为我正月里去梁家河写生提供车辆保障。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家里来电话母亲病危住院让我马上赶回徐州。在医院的护理期间,只要母亲不太难受,我就让母亲唱儿时的红歌。一天晚上我就自言自语的说:“妈妈呀,你快点好起来吧,我还跟人约好去延安写生,还想画那里的黄土地”,也许是上天的感念和我们做儿女的孝心和诚意,大年三十母亲身体逐渐好转可以回家了,初五那天母亲把我叫到跟前说:“妈知道你的心思,你去延安画画吧,你的心愿就是妈的心愿。”

  《梁家河知青旧居系列二》70×45cm 2013年 纸本

  就这样,第二天我从徐州几经转车来到了延安梁家河村。这里的山象太好,山貌朴实,古窑淳厚,无处不体现着一种浑朴雄壮的美感。当晚饭吃完后,我跟陪同我一起来的朋友说了一句话:“我从没画过雪中的陕北,要是今晚能下一场雪就好了。”第二天一早撩开窗帘一看我们的车找不到,再定睛一瞧原来厚厚的白雪把车子给掩盖了。我站在漫天飞舞的白雪中“好一个瑞雪兆丰年,天佑中华,瑞雪祥兆。”我拿起相机,几乎跑遍了梁家河的高山陡坡、古窑老院。为了拍好梁家河的全景,我冒着厚雪爬上了知青旧居对面的黄土高坡,拍爆了数码相机的内存,画了大量的速写。在爬坡过程中,由于山体被厚雪覆盖找不到山路,我多次从山坡上摔下来,双手被野山枣扎的鲜血直流,双腿也被山枣树拉破。

  《瑞雪祥兆梁家河高》280×200cm 纸本 2013年作

  “在我眼中,那片圣洁的白雪就是天佑中华的祥兆!”回到北京画室后第一时间我就创作了《瑞雪祥兆梁家河》、《天降大任》作品。正当我没日没夜投入创作期间,老家又来了电话告知母亲病情突然恶化已经去世,还来不及等我便撒手人寰。悲伤和懊恼冲击着我五尺汉子的心,回到家里家人不理解都怪我没有见母亲最后一面,他们无法理解我没能送母亲最后一程的事实。把母亲送走之后,我回到北京画室很长一段时间陷入自责的情绪无法自拔,然而当我想起我母亲支持我创作支持我去陕北写生,又重新激发了我的创作激情,如果放弃岂不是辜负母亲。于是,毅力又让我拿起来画笔,一发不可收拾。

  一年多的时间,我把自己关在画室里,夜以继日最终完成了《黄土铸魂—李勇逸山水画作品集》的近百张的全部作品。最终国家人民美术出版社结集出版,画集首发式暨作品展在人民大会堂举办。

  李勇逸

  2019年7月写于汉风堂

  《陇山秋野》200×140cm 1997年作 绢本

  众家评述

  勇逸是我的老学生,他对艺术孜孜不倦瓣追求和坚持不懈的精神,可贵的是对艺术上的探求当作人生的目标,所以在这么多年的努力下得到了很大的进步,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作为老师为有这样的学生而感到自豪。

  ——何家英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协副主席

  深入生活,也很有感触,对当地的风土人情山川风貌都表现的丰富深入,而且从他的个性来说,人本人是一个很踏实有钻研精神一个执着睥人。

  ——许俊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副院长、著名山水画家

  《古塬之梦》160×80cm 2013年作 纸本

  《老磨伴厚雪》160×80cm 纸本 2013年作

  《老磨伴厚雪》160×80cm 纸本 2013年作

  在当今美术大潮中,勇逸能够勇于创新,并且能够耐得住寂寞,将黄土高坡与万里长城的博大精深与民族文化精神表现于作品中改成大家,关注其佳作问世。

  ——李树森 人民日报海外版 人民书画艺术网主持人、著名批评家

  他不是在赶时髦,他是真心的对待大自然,从生活中去汲取、去提炼、去表现陕北的沟沟壑壑的黄土高原,他把那块地表现出了一种真情实感,表现出了陕北高原里面的苍凉、里面的一种祥瑞,在陕北这个地方云雪是不多的,但是通过的雪表现出来一种祥气的瑞气。

  ——蒋志鑫 当代最有影响力的著名画家之一,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长城画院副院长

  勇逸兄好!您的画作别开生面,山水蕴意,草木关情,可喜可贺!您是有大目标、有高追求勇猛前进的艺术家,向您学习并祝福您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陈联合 少将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中国楹联学会理事、楹联书法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黄土铸魂》280×120cm 纸本 2013年作

  《通往梦想大道》280×120cm 2012年作 纸本

  《陕西第一口沼气池》70×45cm 纸本2012作

  《东边那口窑洞》知青旧居农具房80×80cm 2013年作

转载旨在分享,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请扫描新闻二维码

用户评论

加载更多+

3D推广
  • 侯晓峰3D艺术画展

  • 王心悟3D美术馆

  • 洪瑞生3D艺术馆

  • 唐勇力3D艺术馆

推荐艺术家
  • 于少平

  • 方宋

  • 喻冬友

  • 陈开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