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与中国美术家协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新闻 > 艺术教育 > 正文

教学相长:在日本高校教书法后的思考

张雄艺术网 http://www.zxart.cn发布时间:2019-08-28 来源:美术报

摘要: 日本的书法教学在程序化和规范化方面比我们要走得更前。但反过来说,我认为他们也有点偏于僵化和死板,比如他们上课用到的练习纸,在一段时间就统一用大约一平尺那样大斗方,写四个字,而且都是这样的尺寸。

原标题:教学相长


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张爱国曾在日本岐阜女子大学书道专业担任客座教授,讲学半年,主要教授隶书、书法创作、篆刻、水墨画等内容。在日本教书法的这半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近日,张爱国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问:同样是学院高等书法教学,日本的院校对于书法专业的学科构架与中国美术学院之间有何异同?


张爱国:相同的地方是我们都有书法、篆刻和中国画等科目的学习。不同的是,我注意到他们应该是没有古汉语这门课程的,这个对他们来说相对比较困难。他们可能会有简单的汉语课程,而且他们的书法也不限定在汉字书法。日本书法如果从创作类型来说,大致可分三大类:一个是汉字书法,二是假名书法,还有就是调和体(也叫现代诗文调和体)。


日语和日本书法进行了现代化的发展,一部分从汉语中来,保留了部分汉字,但又有一部分进行了变化,把汉字和日本文化相结合,同时表述内容也不再仅仅是中国的诗词文章,也写自己的和歌及现代诗文,也就是古日语和新日语,以自己的方式走下去。而这种结合恰好契合了我们中国艺术里面讲的一种境界:一种游离、不甚清晰的、不太明确的模糊状态,有点像喝酒后微醺的状态,我觉得这个状态特别好。


在日本的教学经历给了我一种观察和思考中国书法的不同的角度。简单总结,日本书法的艺术品位在你接触之后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你,他们很强调精致,再有就是干净。还有就是日本书法其实是在中国文化的这个根上面长出来的一个别样的枝条,对我们也是非常重要的参照,它可以很现代,但它也把很多传统的东西保留,而且保留得很地道,包括日本的建筑等,这些都值得我们反思。


问:您给日本学生授课的模式是什么样的?他们如何评价您?


张爱国:我在日本教学时的翻译,是岐阜女子大学的教授今井弘昌,刚开始我和他有一段磨合期,到后期就是我每讲一小段,他来翻译给学生们听,内容尽量简洁、通俗易懂,便于同学们更好地理解。


日本的书法教学在程序化和规范化方面比我们要走得更前。但反过来说,我认为他们也有点偏于僵化和死板,比如他们上课用到的练习纸,在一段时间就统一用大约一平尺那样大斗方,写四个字,而且都是这样的尺寸。但是他们也会随着课程的进度改变花样,也在不断变化,让每一种尺幅都能练习到。


当时学生们认为我这个人比较有趣,没有很古板的感觉,再有就是我是一个对专业要求很高的人,简单来说就是专业精神,这也是美院精神之一。在课程结束后他们毕业班的全体学生曾专门制作了一本相册加感言赠送给我,这本相册我至今保留着。


问:日本将书法称之为“书道”,您认为日本意义上的道与中国传统的老庄之道有何不同?


张爱国:中国传统的老庄之道是大道,是一种辩证的、圆融无碍的大道;而日本的道我是这样理解的,它有点强调做到极致,并且很注重仪式感。现在很多人在学习日本的茶道花道,也是教你要严格地按照程序和规则来,但事实上真的遇到日本大师级的人物,就会发现他们也是很随意和通透的,并不会过分拘泥于这些。


所谓区别大概就是我们的心态和出发点相对于他们要平和、圆融。我们看上去是在讲书法这一个很小的点,但这个法可大可小、可立可破,这样才能做到进退自如,游刃有余。所谓逍遥游、游于艺是也。当然日本的道,除了我前面讲到的之外,还包含了修炼的意义,如学习书道和茶道等,可以让你静下来,修炼人的人格和情操,这些都有积极的意义。


问:对于外国学生的书法教学,您是如何引导他们,使学生既有兴趣,又有收获?


张爱国:王冬龄老师的《书法的中西精神融合——谈留学生的书法教学》就可以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这篇文章我们准确的表述是谈对于非汉字文化圈的学习对象的书法教学。比方说欧美的留学生,可以用毛笔顺着写,倒着写,可以说是百无禁忌,但要在一个思维保守的人来看,这简直就是在扰乱我们书法的法度。换一个角度看,我觉得这给了我一个新的思维,对于我们开拓思维和理解艺术有帮助。王老师也讲过,留学生教学是双向的,一方面是我们在教他们书法,另一方面,他们的一些思想和思维习惯也带给了我们,这是一个教学相长的过程。


问:外国人的书法作品中使用英语进行创作,这算是书法作品吗?


张爱国:这其实就问到了一个很关键问题,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书法?如果你把我们中国书法的概念看成一成不变的,那自然会把这些东西划分到书法之外去,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不把它看成固定的、不变的,那这些都可以称为书法。


同样以毛笔为工具,宣纸和墨汁作为载体,为什么不能称为书法?换个角度考虑,古文字对你来说,在你不认识他的时候是不是也相当于一种外语?你同样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但也成为了书法。由此我想说,在一段时间不少当代艺术、前卫艺术的艺术家,他们一开始都是从造字出发的。造字实际上凸显了中西方文化碰撞的一个焦点,大家都关注了这个焦点,所以徐冰做了天书之后又做出了新英文书法,就是把英语单词的组合字母用颜体写出来。吴山专、谷文达等都造字,他们的本业都不是书法专业,那他们为什么会从造字切入,这很耐人寻味。


作为一个书法专业圈里的人,也不要把书法看成就是自己的,觉得我是书法专业的,书法就是属于我们的,别人不能碰、弄不了。从刚才举例来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这也是书法这个圈子里的人要好好反思的。我们且不说他们是成功还是失败,成功失败交给历史去评判,但是他们这种形式这种思维,是我们这个圈子里没有的。


实际上我的理解就是没有绝对,不要把很多文化艺术上的事情看成是绝对的。哪怕是写英文,也会有一个客观的评价尺度。包括现在常说的现代书法,经常会有人说这种行为这种创作不是把我们的书法给毁了吗?我一直强调,它并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人有能量足以摧毁书法,我没有看到,所以我认为真的没有必要去杞人忧天。

转载旨在分享,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请扫描新闻二维码

用户评论

加载更多+

3D推广
  • 侯晓峰3D艺术画展

  • 王心悟3D美术馆

  • 洪瑞生3D艺术馆

  • 唐勇力3D艺术馆

推荐艺术家
  • 于少平

  • 方宋

  • 喻冬友

  • 陈开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