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拍卖
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被“玩坏”的丝巾,如何找回它的品味?

张雄艺术网 http://www.zxart.cn发布时间:2018-07-11 来源:文学报

摘要: 看起来丝巾不过服饰之一小部分,其使用从装饰到功能,从权贵到普通民众,较其他服饰的演变不那么复杂,历史有之,文化有之,但似乎也非承载沉重内涵.

原标题:且为丝巾说几句 | 龚静


听说眼下丝巾的名声有点不好起来,起因是某些中年妇女(被以“大妈”称之)游玩拍照时喜欢齐齐取出所备丝巾,或双手高举,或裹于腰间,或绕于颈项,各种拗造型。中年妇女身材不那么登样或干脆走形亦是难免,且形体训练缺乏,造型往往拗得不咋样,兼之有些中年妇女成群结队于道路公园于林间花下,置公共空间规范而不顾,唯自身丝巾拍照尽兴,不少人皆乎 “辣眼睛”,讽以视觉污染,于是棒子顺便也打在丝巾身上。于是,一边厢言之凿凿着“不戴丝巾的女人没有前途”,一边厢大妈的丝巾仿佛瞬间变身抹布。






作为一个同样热爱丝巾的中年妇女,想了很久,想想还是为丝巾以及大妈们写点什么,也不枉丝巾为装饰为保暖为工艺为审美为生产力而作出的贡献,尽管那些在美颜自拍照上还要头上加兔耳朵脸上加毛毛须的年轻姑娘们也是暗暗地喜欢丝巾的,哦,不,当然也许她们中的一部分是宁愿颈项受了冷风而发起烧来,也要露出细致性感的锁骨的(假如锁骨有若飞鸟之形那是极好),不过青春文化下的舆情对“兔耳朵”们总是温柔以待的。


  卢浮宫所藏《米洛的维纳斯》雕像便使用了古希腊围毯


卢浮宫所藏《米洛的维纳斯》雕像便使用了古希腊围毯


丝巾与人类身上的其他服饰一样,其实并非一块丝绸或羊毛所概括的,也是饱含悠久历史丰富文化的。早在公元前3000年的埃及,女子身穿紧瘦的筒裙,上身或搭短小的披肩,在胸前系结。有时就用长长的披巾以复杂的方式装饰于身。又说波斯帝国时那种带穗的披肩也是如今披肩的前世(似乎以贵族所用为多),后来古希腊服饰中那种叫帕拉(Palla)的围毯亦是受此影响。帕拉一般披在古希腊男女皆穿的基同(Chiton)外面,话说基同无论爱奥尼亚式还是多利亚式,披来挂去看着蛮复杂蛮妖娆的,本质而言其实是一整块四方面料构成的,想如今有的装扮高手也是将一块大尺寸丝巾以某些手法做服饰之用,也是其来有自的。拿基同来说丝巾似乎有些小打岔,不过这些披巾的方式粗略说来也算是丝巾之悠悠远远的前尘往事了。十六世纪后,披肩的保暖功能渐为装饰取代,更多采用绢丝材质,三角领巾和饰巾多了起来。到了十七、十八世纪,权贵们常以丝巾做头巾用,并和各种帽子结合起来装饰,女性则多系于颈间,装饰和保暖兼备。十八世纪末,三角领巾渐变为长巾,为更多人使用了。到了十九世纪,披肩更为女士们钟爱,宽大的披肩既使人风度优雅,又实用保暖。英国流行的披在长裙外的开士米披肩,尺寸长 5.5米,宽1.8米,远远宽展于如今的通常披肩尺寸,夏冬两季,不同面料,各式俱备。




《捣练图》(局部》中的“帔帛”


这算是西方的丝巾前世,再看看咱华夏的丝巾丰饶。南北朝时《北齐校书图》中可见身着披纱的侍女,胸前系结的样子和如今女子丝巾系法也别无二致。隋唐时的披帛自然也是大家熟悉的,小袖上襦、半臂、长裙加披帛是唐朝女子(尤其贵妇们)的标配,《簪花仕女图》《捣练图》中即可见之。这里的披帛在其时是称作“帔帛”的,若丝巾披肩样搭在肩上,既有一定的保暖功能,但大抵更多还是装饰性的,有的披帛甚长,有云“坐时衣带萦纤草,行即裙裾扫落梅”。披帛添女性身形之态,其柔软质地其纹样色调正好也丰富了整体服饰的层次。宋代依然流行帔帛,从贵妇的“霞帔”到平民的“直披”,很是盛行。不过到元代时女子渐渐多以云肩装饰,明清时期,似乎也是云肩为饰比较普遍。不过,其实看起来,这云肩有点像去掉了前胸打结的披帛,但披帛显然比云肩要飘逸一些的。当然,之后的时期,丝巾就很普遍了,除了深秋冬季,春夏初秋,皆容丝巾发挥无限能量。


被“玩坏”的丝巾,如何找回它的品味?


被“玩坏”的丝巾,如何找回它的品味?


云肩在全世界都很广泛传播,比如意大利歌剧《图兰朵》乃至电影《爱丽丝梦游奇境2》中的设计


看起来丝巾不过服饰之一小部分,其使用从装饰到功能,从权贵到普通民众,较其他服饰的演变不那么复杂,历史有之,文化有之,但似乎也非承载沉重内涵,比如华夏之裳从上襦下裙到旗袍到中山装到西式服装,何止服饰之变,可谓民族文化时代之变,领子的高低、袖子的长短,腰身的松紧,款式造型的改变,皆与风俗文化社会变迁休戚相关。比如20世纪初长衫旗袍而为中山装西式衫,表象为服饰之选择,其背后恰乃政体制度之变,当然传统服饰终究会在当代涟漪阵阵,这既是时尚之风云变幻,也为文化之寻根之期许,已非大时代之变下的服饰隐喻,所谓留头还是留发的生死考量。不过,丝巾的飘飘逸逸,也是与养蚕业缫丝业丝织品生产的兴盛有关的,否则,没有这些农业(手)工业的渐渐发达,丝巾一说又从何说起呢。是故,丝巾的无论美化还是实用,端是赖于文明的发展的。


好了,说了这些闲话,其实真是闲话,丝巾绾颈项,何须思来处,就是一条丝巾罢了。


只是,何以中年妇女丝巾秀惹来非议呢,这多少年的丝巾披下来了,好比敦煌壁画上飞天的飘带,不也好似细条丝巾嘛,只见人说美,岂有作秀辣眼睛之非议。当然,历史的古老的已然有基本定论的事物一般是不会遭到议论的,此亦为人性,好比天然屏障,眼前的阿姨妈妈们出游玩乐,辛自己的苦携多条丝巾,只为扮个靓,拗个型,除去一些不顾公共空间秩序的举止,就这么把自己的辛苦变成了公害?哪里出错了?


被“玩坏”的丝巾,如何找回它的品味?


电影《罗马假日》中的丝巾搭配


也许还是审美问题吧。


丝巾的花色,花纹,颜色,和衣服的配搭,这些决定了丝巾是画龙点睛了总体装扮风格,还是画蛇添足甚至添乱。比如,一身花衣了,再弄条花里胡哨的丝巾,整个儿花团锦簇的,即使有欣赏之心也失了焦点,再学飞天善舞,也不会养眼。比如,色调之间既不协调,也不合理撞色,乱七八糟地叠在身上,倘若个人气质又非清新清丽,又如何驾驭如此这般的叠床架屋?当然不会好看到哪里去啦。当然,大姐阿姨们也许会说,怎么了,我喜欢就好。好吧,喜欢就好。不过,可以表达得更好些,有何不好呢。本来嘛,装扮愉己悦人,两相宜岂非佳事。何况,审美力之高下终究还是有的。


也许也难怪某些大姐阿姨们。在她们最华年的时候,物质贫乏,生活拮据,社会封闭,养家糊口殊为不易,的确良花衬衫算是漂亮的了,织锦缎的棉袄罩衫是压箱底的嫁衣裳,自己织条毛线围巾,做件花布连衫裙,已经蛮让人雀跃了,丝巾倒也有一两条,乔其纱绣花的,小心翼翼藏在大橱抽屉里,难得戴几回,再仔细叠好放好,什么小方巾大方巾长巾披肩,何曾想中年以后倒是可以左披右绕随心拥有了,怎么不要好好现一现呢,使劲倒腾才对。再说昂贵的买不起,一般的多收几条还是没问题的,搭配不搭配的,还没来得及考虑到呢,先好看起来再说嘛。要一些大姐大妈们懂得颜色学,诸如协调色,对比色,互补色,色调的饱和度等等,实在是高标准严要求了。青春期正好处于男人女人一个样、大眼圆脸红脸颊的海岛女民兵宣传画时代,如今要补上全身不要超过三种颜色,饰品色调要配合衣服主体色系之类的常识也是不易,看着好看的花色还不赶紧上身,以前没穿过的,现在都要试试,再配点莫兰迪色系、灰调、普鲁士蓝之类小众知识点,实在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了。


虽然汉文化传统中有宋代之素简之美致,明式家具式的明净修丽,但花花绿绿尚繁崇复的乾隆式审美实在流传至深,再加上时代跌宕,审美教育缺乏,落实到日常生活,日用品设计、服饰花纹色调等等皆是不尽如人意,成长于此环境,当生活不再那么拮据,有一些余兴余资以度人生之余闲了,一条丝巾却让人不那么从容有致了。一款丝巾的诞生,何尝不是丝巾的色调纹样设计者,丝巾的染色制作工艺者,以及消费者共同的审美选择呢。当某种审美倾向形成共识,自然会慢慢淘汰一些粗陋的设计(产品),生产者和消费者彼此共生良好的审美互动。


被“玩坏”的丝巾,如何找回它的品味?


当然,城乡差别,地域差别,审美也是有差别的。山峦遥遥,高原至阔,难见青绿,实在得穿点饱和度高的衣裳,才使人觉得能站得住山头。大城市人流熙攘,物品繁多,高楼鳞次栉比,行走期间,穿得素雅点自己也觉得适宜清新些。不过,纵如此,色彩与人体,也是互相衬托互相彰显彼此帮衬彼此成全才对头,兼之个人高矮腴瘦肤色气质差异,虽然没有不好的颜色,只有没搭配好的色彩一说,终究色彩与人也并非总能相亲相爱的。也因此,既然要秀,秀得好看点也是分内事,事先多做点功课,这点辛苦也是不能略过的,否则迢迢千里拖了七八条大小丝巾去名胜,换来换去,飘来荡去的,全是“尬秀”。当然,说来说去,大姐阿姨们秀得很开心,也是好的,身在庐山中管什么他人的目光,只是道路上不免已然公共话题,难免审美评判。何况风景山水也非等闲,第三只眼还是有的。


被“玩坏”的丝巾,如何找回它的品味?


观察下来,目下不少媒体都在推广生活美学,饮食起居各种,舶来的本土的,当然所谓理念,末了总归要落实到实物的广告。倘若物品确实好物,倒也是好的,就怕最后只剩下物,其余又都不见了,好比说来说去又是只有生活没有美学了,或者说美学不过是酒幌。说来,理念要潜入心化于行,也是漫漫长路,诸如大妈的丝巾之类也并非上几节课程买一堆物件就可以从辣眼睛变身养眼了。当然,能随时提醒一下自己生活也要有个审美总归是好的,何况也非所有大姐阿姨们的丝巾如此招惹是非,当大妈们的丝巾在名胜非名胜如飞练如静叶,既不辜负丝巾本体,也载得动绾巾者一腔美意,并赋成一道全然真正的 “风景线”(尽管这三个字仿佛已纳入俗气范畴,可是大俗大雅嘛,何况是真风景,就有真气象)。




宋锦 丝巾


戊戌初夏去苏州,走走平江路,丝绸店一间连一间,旗袍丝巾占主体,也有已成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苏州宋锦铺子,宋锦云锦蜀锦,中国三大名锦,华丽素淡皆相宜。铺子里的宋锦自是好看的,不买,看看纹样配色也是欢喜和学习。人来人往中看到几位中年妇女旗袍平底皮鞋走过,旗袍非那种三滚四镶的过分装饰款,蛮适街巷氛围。吃饭时看见一阿姨和女儿外孙女共餐,阿姨海蓝色底缠枝花纹的长袍,非修身的款式设计和年龄身形相宜,虽然阿姨没有配丝巾,想来配将起来也不会太违和。念及丝巾的被妖魔化,想想其实也许没有那么严重吧。


蔡元培先生在1917年提出“以美育代宗教”的理论主张,是否能代宗教且不论,美育之倡导至今还为人呼吁着,所以为丝巾写几句话,似乎也不算浪费笔墨。

请扫描新闻二维码

用户评论

加载更多+

3D推广
  • 侯晓峰3D艺术画展

  • 王心悟3D美术馆

  • 洪瑞生3D艺术馆

  • 唐勇力3D艺术馆

热门图片
  • 绚丽虚化和迷醉炫光 打造清新精致的花朵大片

  • 四口之家的品质乡村生活 清新自然远离喧嚣

  • 厚重油画风蔬果静物 油画还是照片傻傻分不清

  • 2017Big Picture自然世界摄影大赛获奖作品

推荐艺术家
  • 于少平

  • 方宋

  • 喻冬友

  • 陈开宇

推荐店铺
  • 东海阁

  • 翰皇文化馆

  • 曹娜美术馆

  • 润棠画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