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拍卖
新闻 > 独家新闻 > 正文

从陈子奋的白描艺术谈时代性格对艺术创作的影响

张雄艺术网 http://www.zxart.cn发布时间:2019-03-09 来源:张雄艺术网

摘要: 陈子奋先生的白描艺术,成就了一个时代的高峰,本文试图通过这一个案。反思以下几点:1、在物质条件、学习硬环境大大改善的今天,我们很多艺术作品反不如从前?2、把中国画家大致分成两个群体阶段,以上个世纪五六十...

文/黄 莱


陈子奋先生无疑是现代中国画坛集多方面艺术修养于一身的大家之一。特别是代表陈子奋最高艺术成就的白描花卉作品更是誉满画坛。其精湛的线描技艺令同行们折服。至今白描艺术作品仍作为全国著名高等美术院校最佳的教学范本。据我目力所及,仅白描艺术这一画种,目前国内尚无人能出其向背。可以说,陈氏的白描作品创造了一个时代的高峰,它不仅丰富了民族的艺术宝库,也给后人树立了学习的典范。他这些方面艺术成就,画界同仁早有论述。


作为当今画坛的后学之辈,我们除了临摹、学习、吸收陈氏白描艺术营养之外,反躬自省,需扪心自问,为什么在物质条件较为丰富,学习硬环境不断改善后的今天,为什么我们创作的艺术作品水平反倒不如从前?我们今天的国画艺术能不能也创造出象陈氏艺术那样的辉煌?带着这些真诚与期待,我想走进陈氏的艺术世界,不停留于陈氏的艺术成就及技艺层面作太多的研究。而是力图从陈氏最具代表性的白描艺术现象中,从更深的层次去了解、探寻产生这样伟大艺术的时代背景、人文环境,以及由此凸显出的时代性格。从而客观真实地从陈氏艺术的谛义处获得对今天时代的借鉴意义。


陈子奋(1898—1976)籍福建长乐市,居福州,幼受庭训的他,从小就天资聪慧,加上刻苦攻读,文入画所具备的诗、书、画印无所不会,尤其是篆书、篆刻、得益于家学渊源,为他日后以金石书法作白描艺术奠定了基础,绘画方面、人物、山水、花鸟,无所不精,能工会写,年轻时就崭露出绘画技艺有别于他人的才华,广博扎实的艺术根基,深厚的艺术修养,不仅造就了陈氏的大家风范,更是成就了他独具一格,古今独立的白描艺术作品。使他很早的时候就声名鹊起。


白描,亦称线描是中国画最为重要的表现手段之一,在中国画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中国画中如何用笔,就是如何用线,故中国画又称为是线的艺术。南齐谢赫六法之首的“骨法用笔”足以明证。线的艺术更早的可以追溯到远古的图腾时代,当时线就作为最早的图腾形象,成为一种符号或一种标志。经过历代相传,人们对线的认识不断提高,线从单纯的图象的记载功能逐渐发展成感情表达的载体,形成了以线为艺术语言的中国绘画体系,成为区别外来画种,保持民族个性特色的一个重要标志之一。但在客观现实中,线是不存在着,它是抽象的。现实中,许多物象只是有着清晰的轮廓,这种轮廓在人的视觉中会产生无数的“线”,如树木、花卉、桌椅、器皿等等,即便是很小很小的一根毛线,依然是一个非常细小的小圆柱体,实际上这种边缘轮廓的线是看不见,却摸不到的,线是客观物象通过视觉在头脑中的一种反映,是一种意识,所以在中国画艺术中表现出来的一切线是客体在作者大脑中的认识,经过提炼、概括、升华之后才体现出物化了的主观艺术形态。这正是中国画成为线意的艺术王国与西洋绘画作为轮廓线所形成的本质上不同。这种高超的线意艺术,它使学人一踏进中国画的门坎就强烈地感受到这传统艺术的高度和难度,不能不溯源探本,加强自身艺术修养,提高基本功的训练,做到“沉、潜”二字,否则只能在神圣的中国画殿堂外徘徊而已。


陈氏的白描艺术之所以能达到历史的高度,决非偶然。画家自身聪明才智和多方艺术修养是其重要原因外,时代背景,人文环境等形成的时代性格是造就他不凡艺术的另一个关键。我们虽然不能确切地划分时代,给予定位,但百多年来大体上以新中国成立后的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和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的今天,作为两个不同的时代界定,它们有其各自显著的时代特征,具有比较学上的意义。中国画作为民族文化的象征,在中华民族历经了翻天覆地的大变革中,也经历风风雨雨,每当文化艺术变革来临,中国画从来都是首当其冲,成为革命的对象。可以说,中国画的变革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个时代的“晴雨表”,每个时代的变化所酿成的时代性格,都会在中国画身上得以集中体现。从一定意义上说艺术作品是时代性格留下的烙印,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在陈氏白描艺术的作品中寻找时代的印记,寻求艺术与时代共生共成的历史轨迹呢。为此,我仅以个人肤浅的体会,从以下两个方面来阐述。


一、个人的天资践履与社会人际关系的关系


俗话说人要有本领,这是个人固有的立身之本。绘画同样也要有本领。这本领的高低、优劣又全仗于自身的天赋和后天的努力,两者缺一不可。从一般意义上说,后天的奋斗是最为重要的,所谓勤能补拙,天道酬勤,这符合常规和逻辑发展,但这只能适合于一般性的画家,若要成就有创造性的一代名家、乃至大家,仅仅是后天的践履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中国画这门艺术,自身的天资和艺术修养所共成的内质极为重要。古人说天才是“生而知之,自然天授,是非性灵廓彻者,未易证入的”。天才的学问是“上苍”赋予的,是人力不可为的,是天资、悟性、灵气等“玄素”,属深奥微妙的“玄学”,需长期修炼,静心研照,方能悟其玄机。这点正是区别一般性画家与大家之间的分水岭。陈氏是现代画坛的大家,有一般画家难以企及的学识和天赋。从陈氏生平资料中,我了解到陈氏非常重视觉悟,常与朋友谈艺论道,其中说到“三分人事、七分天”。这七分天固然存有某些不确定因素,如机遇等,但主要还在于道出作画贵在顿悟之理。正如王国维在人生三种境界中谈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一种突然发现后的惊喜,是意外,意外的背后蕴含着创作者所有的基本品格、丰富的学养,智慧的闪现是后天的努力等等因素积聚而成后的不期而遇。是东坡先生所云“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的艺术境界,这佳境的觅得非大本领者所不能为;陈氏的白描艺术就是在这种几十年坚持不懈的厚积薄发后不期然而然的应然。是“三分人事、七分天”的最好诠释。


时代播种的一种艺术性格,必将获得一种命运、性格决定命运,不仅个体如此,整个时代也亦如此。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正是陈氏创作的黄金时期,也是他的盛名期。当时物质虽然匮乏,但社会环境安定,人心平和,不浮躁,特别是人际关系较为正常,绘画就是绘画,没有象今天这样附带太多的人际上的附加值。重个人的真才实学,社会评价标准大致公允,艺术机制运转正常,整个社会和谐。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成为当时文化艺术创作的主旋律。这极大地调动了广大画家的创作热情。艺术创作一旦处于合规律性合目的性的良性发展,画家主体创作心态与外部机制运行所形成和谐统一时,整个画坛就洋溢着逢勃向上的文化艺术氛围。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之所以能涌现出大批像陈氏那样杰出的画家,这是时代性格催化是其不可忽视的原因之一。


作为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陈氏生活在新社会,沐浴着社会主义的春风,心情舒畅。良好的生活环境,更加激发出陈氏旺盛的艺术生命力。陈氏时在西湖宛在堂设立“陈子奋画室”,作画条件虽然简陋,但西湖的风光,鸟语花香,使画家精神焕发。“激扬正道,适我性情”,是他创作心态的真实写照。陈氏很多传世之作都是在那个时期创作的,这时期他的白描花卉写生,在吸收传统的技艺上,融入各种线描技艺,尤以金石书法用笔于白描,独辟蹊径,首创一格。现存很多的白描艺术作品就是出自当时之笔。


改革开放后的今天,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在市场经济的大气候下,艺术品也成为商品,进入市场,接受市场的检验。这是现代美术史上的重大变迁,这变化来的如此之快,一下子从生存状态向好的生活状态迈进,当代画家从意识、思想、观念到行为都发生了深刻的改变。原先安于清贫,献身艺术,创作主体心态与外部环境保持统一的现象,在商品浪潮的冲击下,土崩瓦解。相当多的当代画家摆脱不了外物的奴役、名利、金钱这些巨大的诱惑,使画家们往往是不由自主地投向了这强大的社会漩涡而不能自拔。创作完全无法在精神上获得绝对自由的状态下,又怎能安心创作出好的作品呢?陈氏当年身处的外部环境是物质极端的贫乏,也就无所谓面临着金钱的奴役。人的精神反而变的更加自由,历史常常在物质条件极差的情况下,成就了许多杰出的艺术家,这在中外艺术史上不乏先例。这是值得当代画家认真反思的。美国教育家卡刚基说过:“一个成功的人士,个人的专业技术只占15%,而人际关系占到85%”。这虽有夸大人际关系的功用之嫌,但在商业社会人际关系作为一门学问来研究,不无道理。可是艺术领域不同于商业领域,一旦人际关系作用于艺术,艺术作品中的非艺术因素就会陡增,艺术就会变味,就会失去其本真的意义。陈氏当年感叹“三分人事、七分天”,常仰望苍穹,这是一个杰出的艺术家从不满足自己已有的成就,向天发出艺无止境的心声。这种追求思与境偕的人生境界是那个时代性格在个体人格上的映射。与之相反,在“三分人事、七分关系”的今天画坛,有多少人愿意踏踏实实地做学问呢?因为做学问不如做人际关系这门“学问”来的实惠。现实中,因善于运用人际关系而使自己的艺术作品获得成功者大有人在,而那些甘于寂寞潜心于艺术探索做真学问的人倒成了地道的“冷门”,无人问津,这种状况比比皆是。当艺术离开适合他生长的土壤、气候这些生存基本条件时,心态势必浮躁,艺术的真性情己不复存在,不正的心术,如杂草般的丛生。在巨大的金钱诱惑下,人际关系与名利这个“双胞胎”的联姻,促使人们不惜抬高身价,鱼目混珠,弄假成真。荣誉、头衔这些人们争逐的目标,都可以靠人际关系这个法宝去取得。这不能不说是时代性格的悲哀。名利还其本原,本无可厚非,好男儿追求功名,这是传统文化观念在今天的延续,可问题的症结在于名与利是否相符,陈氏的艺术与他的名和他作品所呈现出价值的利是吻合的,是社会给予他的褒奖,这样的名利兼得无可疑义,相形之下,当代画家中,是否每个人都能做到名至实归呢。人际关系一旦违背和超越它的正常范围,就势必有失公允,就会影响和改变艺术的评判标准,就会挫伤艺术创造的积极性,使创作者不思进取,不愿坐冷板凳,把时间和精力花在人际关系上,走捷径。中国画在这样的文化气氛中求生存、发展焉能健康。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当代画家不仅在线描功夫和其他方面都无法难以超越陈氏艺术水准的重要原因。


二、国学的根基与当今国学的衰落


前不久,中国美院博导章祖安教授撰文断言道《再说慎言“国学大师”》(见美术极06.3.6),“现时代‘国学大师’无望矣,能出国学专家已是大幸”。这对时下评论界盛产“大师”的行径是大相径庭的,书画界是盛产“大师”最多的领域,既然国学大师无望,作为子文化的中国画又怎能出大师?若持卡耐基的观点,大师是靠85%的人际关系得来的,学术的尊严何在?又有几人名至实归?中国画是国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学母文化中的子文化,中国画最贴近文、史、哲。潘天寿称之为“文中之文”,足见没有国学的根基是称不上有学问的人,没有学问的人又怎能当得了中国画家?诚然,有了国学的基础,还需要上述的个人天赋和勤奋。当然,人际关系的指标也要降至15%的正常范围。否则,有了“水份”,就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画家。这样大致的品评标准,是符合中国画这门艺术的,中国画艺术也只有这样严格的要求才能造就出一大批真才实学的中国画家。但是,今天的人际关系与专业技术的比重永远超过15%的临界线,靠人际关系尝到甜头的人们,对于国学这门既枯躁,又寂寞的知识,谁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去啃呢。商业社会人际关系网所衍尘出的“私生子”潜规则,以其得天独厚的生存土壤浸淫着艺术领域,许多潜规则畅通无阻,大行其道,顶替了严肃的学术规则,在中国画界早已成为不少人获得成功的伎俩与谋取金钱的便捷途径。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与人际关系,交织而成的当代艺术两大“通行证”,成为画坛的一大弊端。当名和利可以通过非艺术手段得到它时,我们所倡导的严肃的艺术精神必然受到严峻的挑战,民族的文化正脉也必然受到扭曲,遭罪的只能是自己的民族艺术。尽管不少有识之士仍然甘于寂寞恪守自己的园地,默默地为自己心中神圣艺术顽强地坚持着,但在庞大的画家队伍中,这种人又有多少呢?


国学又厚又重,且不说能否学的进去,就是象中国美术史、中国画论这些专业知识,在浮躁成风的今天时代又有多少人沉下心来去研究它,更遑论皇皇巨著之传统文化典籍。中国画失去国学根基的滋养,艺术的心灵靠什么来充实?心灵深处若不能保持虚灵的空间,同样也容不下这些精神营养。中国画其特殊的文化形态离不开它母文化的滋养,如果失去这种的滋养,心灵得不到滋润和充实,创作心态不和,又怎能创造出高水平的中国画作品?自身心态的“和”,于外部时代精神上的“和”,二者合而为一才能产生时代的最高艺术,陈氏的艺术无疑为我们今天的这个时代树立了榜样。也许我悲观总是多于乐观,但事实总是在不断地击碎我心灵的美好一面,从上述陈氏白描艺术的探寻中,我产生了一个观点,就当代中国画家整体而言,盛名对盛名,一般对一般,不论在创造力,还是传统功力等诸多方面都不及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画家。因为,国学在当今总体上呈衰落趋势,作为子文化现象的中国画,因先天不足其整体走向阶段性的滑坡已在所难免,但并不预示着未来。


2006.3.10

版权声明:凡本网站标明“来源:张雄艺术网专稿”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使用和改编,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zhangx@zxart.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张雄艺术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请扫描新闻二维码

用户评论

加载更多+

3D推广
  • 侯晓峰3D艺术画展

  • 王心悟3D美术馆

  • 洪瑞生3D艺术馆

  • 唐勇力3D艺术馆

热门图片
  • 绚丽虚化和迷醉炫光 打造清新精致的花朵大片

  • 四口之家的品质乡村生活 清新自然远离喧嚣

  • 厚重油画风蔬果静物 油画还是照片傻傻分不清

  • 2017Big Picture自然世界摄影大赛获奖作品

推荐艺术家
  • 于少平

  • 方宋

  • 喻冬友

  • 陈开宇

推荐店铺
  • 东海阁

  • 翰皇文化馆

  • 曹娜美术馆

  • 润棠画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