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与中国美术家协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新闻 > 独家新闻 > 正文

邵同:我想摆脱学院的基底,让语言更纯朴更自由

张雄艺术网 http://www.zxart.cn发布时间:2019-04-12 来源:张雄艺术网

摘要: 4月,我们迎来FREE计划新一期个展艺术家——邵同。邵同是一个过于简单的人,不擅言辞,也无法处理复杂的关系,但任何一个和他有过交谈的人,都会被他对绘画的真诚和不加掩饰的心声袒露打动。

标签: 邵同 她她 个展



表情和语言是最直接的沟通方式,

但往往也是最虚伪的。

反而我们最为忽略的肢体部分

却不可控地反映真实。

我在意的是这种反差与矛盾。

所以我把最直接的脸隐藏起来,

没有干扰。


4月,我们迎来FREE计划新一期个展艺术家——邵同。邵同是一个过于简单的人,不擅言辞,也无法处理复杂的关系,但任何一个和他有过交谈的人,都会被他对绘画的真诚和不加掩饰的心声袒露打动。这份真诚平实的性格,是邵同在他的绘画天赋之外,最可贵的东西。出身艺术家庭,5岁学画,绘画已成邵同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他也将所有的敏感、柔软、专注与思考都倾注于绘画之上。他对人与人之间捉摸不定的关系尤感兴趣,也十分擅长运用自己的语境来注解情绪并营造神秘,诱发人们不同的想象与莫名的情绪。今天,邵同来了,我们一起看看他的创作,听听他的故事。


Q  邵同你好,2017年那届大艺博,一大惊喜就是发现了你,那一年你的《她她》、《互》等一系列人物、静物油画都让我们印象深刻。当时得知这是你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参加公开展览,我们都非常惊讶。

邵同  其实我是太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因为还非常不成熟,总是想把最好的呈现给大家。毕竟自己创作时间年头很短。


Q  怎么说?你是从哪一年开始正式创作的?

邵同  其实刚提到的那些作品是我自己不太满意的,没想到这些画会受到这么多观众的喜爱。这也改变了我对自己的看法,所以现在我每画完一张作品都会让朋友或是家人来分享,想听听他们的感受。因为自己一直身在其中,而自己又是一个爱纠结的、左右为难的性格,所以很多想表达的东西确是模糊的。

2016年底我才开始创作,之前我一直在做高考培训,没办法,为了生存。但是培训的那段时间,我也会收集素材,做一些记录,我现在很多元素还都是七八年前找来的。时间越久,有些体会会更深刻。





邵同  互  100×100cm  油画  布面  2016


Q  2016年,距离你从央美毕业已经过去8年了,是什么契机和想法让你做出决定重返纯艺创作?

邵同  这个初衷一直存在。我父母都是从事艺术工作的,小时候的环境形成的强大的惯性让我从没有说想放弃画画的念头。无论期间我去做什么,画画都是我的最终归属。


Q  只有画画这一件事,是你终生也不能舍弃的是吗?

邵同  是的,差不多是这样。之前和朋友聊天,她说,别把自己最喜欢的事作为职业,那样的话这个事就不再纯粹了。我听了之后非常受触动。所以我从来不想让自己成为所谓的职业艺术家,不想把赚钱养家这件事依赖于画画。


Q  你有没想过自己要成为怎么样的一种艺术家?

邵同  艺术家这个称谓太专业了,我觉得自己还远远达不到。很幸运选择了画画,我把它当成一种语言,画自己所想就好,而且它不需要翻译,就可以让人与你产生交流和共鸣。


Q  你近年的作品,很多都围绕着 “ 人 ” 进行,为什么你这么喜欢画人呢?

邵同  我是个爱观察细节,喜欢胡思乱想的人。我可以看一个陌生人很久,看他们的表情,动作,服饰,然后去猜想她或他的经历和故事,甚至让自己和他们产生联系。我不知道这在心理学有什么暗示,这是我喜欢画形形色色的人的原因。我想把这种无稽的联想带到我的画里面,好像确实是做到了,别人看我的画时,总是欲言又止,不知所措。


Q  看来你是个喜欢想/说故事的人。

邵同  对,我很八卦!


Q  一般而言,人物在什么情态下会最打动你,让你涌现想象并产生画下来的冲动?

邵同  不说话的时候,都是安静的。那样我才会去设想。如果有台词就太直白了。他们安静的时候,传递给我的情绪会更多,更不确定。


Q  人物画是最有叙事感的题材,人物的背景,人物的关系,人物的身份,人物的情绪,都会引发无限的联想,但你似乎并不愿意太具体地给出指向性,是吗?

邵同  是,我不喜欢把一件事讲清楚。我关注的只是某个行为,它不需要铺垫,不需要完整。只要一个点可以让我在意就好。画画毕竟不是电影,不是舞台剧。没有办法让它产生连续性。


Q  确实,留白也比直白更有味道。

邵同  所以我把它当成一幅剧照,我认为最 “ 美 ” 的一个镜头。


Q  你的画中,极少出现人物的正脸,即使出现了,也隐藏在某些物象之下。对你来说,脸在你画中意味着什么?你为什么如此回避它?

邵同  其实这个问题我一直在间接地回答着,表情和语言是我们最直接的沟通方式,但往往也是最虚伪的。反而我们最为忽略的肢体部分却不可控地反映真实。我在意的是这种反差与矛盾。所以我把最直接的脸隐藏起来,没有干扰。观众看到的就是一个动作,这个动作会因为每个人的不同心境,产生不同的感受。像我之前说到的,可能是暧昧的,也可能是悲伤的……



邵同  被黑色遮蔽  100×80cm  油画  布面  2018


Q  你以往的作品,看似真实的描绘,但却弥漫着一种让人难以忽视的特质,让平静的日常场景散发着异质感,有时甚至是超现实的感觉。这是你创作时追求的效果吗?

邵同  我的很多素材都是从现实中提取的,我会把无关的元素全部去掉,就像话剧舞台,没有墙,没有天空,简单的道具足以表达。介于现实与不现实之间,是为了放大想要表达的那个点,不是刻意的追求。当然有些取舍也是为了画面的硬性需要,比如构图,形式上的调整。我也会把很多图片放在一起,然后重新搭建。所以可能会给人一种错觉。



邵同  失语之二  150×120cm  油画  布面  2018


Q  这次个展你带来了创作于去年的14件油画作品,我们发现,你的画法已经和之前的作品有了明显不同,你不再细致深入地描绘人物,从古典主义的写实,走向了更模糊简略的风格,人物的刻划基本只留下大体的块面和明暗,这样的画风转变是怎么发生的?

邵同  我发现具象的表达方式越来越有局限性,在具体到刻画的时候总会受到细节的干扰,总会不经意地去在意技法,而我最在意的情感表达却与这些无关,索性去掉,让语言更纯粹朴实,也更自由,更符合我现在的题材。其实我很苦恼学院造型的基底,这也是我一直想摆脱的。


Q  哈哈,很多人没有这么好的基底。不过想摆脱原有的东西是所有对自己有要求的画者都会去尝试的。

邵同  对啊,而且高考培训让我对传统造型已经到了恶心的程度了哈哈。

其实现在我还在脱,还没脱干净,在这批作品中,你可以看出即使人物趋于平面化了,但在造型上还是写实的。



邵同  Yours mine  120×180cm  油画  布面  2018


Q  脱的过程痛苦吗?会不会很煎熬?因为走出来是一个决定,但走向哪里还要不停探索。

邵同  当然了,三年的时间我才感觉到一点点自由,这个东西固化太严重,更何况我从五岁就开始学习素描了。


Q  从5岁开始啊,那真的是根深蒂固。

邵同  现在很尴尬,太放开自己又接受不了,也驾驭不了。


Q  要彻底抛弃原有的一切,这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最近你更关注些什么题材?

邵同  题材上还在延续,没有太大的变化,至少现在的东西还没画够,可能会有更多新的元素去尝试。

我随便拍几张最近的草图你看看,在场景上可能会融入得更多。


Q  就是人物依然是你创作的重点,但在画面布局上会尝试更多变化是吗?

邵同  对的。有的可能会完全取代人物。但是给人的感觉一定还是有人参与的。


Q  这次个展的作品,你放弃了一些在视觉上吸引人的东西,但给人感觉却更私人了,清冷的蓝色笼罩了大部分的画面,人物色彩单一简朴的穿着、发型,让人恍惚回到不属于当下的年代,有种怀旧的时代感……我不知道我的感觉对不对。

邵同  是的,画面很复古哈。

我是八四年出生的,那个时代的味道给我的印象很深,没有高楼,没有手机,很少有鲜艳的衣服,路上跑的都是自行车,人与人也简单淳朴。反而当下我们失掉了很多,一百米的距离也要快递,面对面的问候要发信息,不是发展,是在退化。这种失落总是让我想起以前,就像妈妈年轻时候的发型就是马尾,很美。

现在人们的怀旧情绪都很高涨,哎!每天面对的都是屏幕和冷漠。我表述能力比较差,你能明白就好。


Q  我明白你说的,与其说人们怀念过去的时代,不如说人们怀念那个年代淳朴简单的人际关系。

邵同  嗯,是。


Q  这批作品中的人物都是你记忆中的,还是从当下的生活中抽取出来再赋予他们过去时代的特征的?

邵同  是当下的,经过修改的。很少有出现现代的元素,大多是树木,公园,河边。人们在这些地方出现的时候才可以回归那种状态。





邵同  夜泳  180×150cm  油画  布面  2018


Q  你在这些作品中描绘身边平常又熟悉的生活图景,但这个世界和你之间仿佛隔着一层什么,你更像一个抽离的看客,站在所有人的背后,看着他们的背影,侧影,剪影,却从不和他们发生交集。

邵同  创作的时候我确实是将自己当作一个看客。背影是近半年比较频繁出现的形象,尤其是抱花的女人,鲜花是个有仪式感的物件,是一种社交方式,它表达的意义很多。那么一个女人和花就很容易发生更多的可能性,我没有将它叙事化,想让人们和我一样引发猜测,我希望我所讲的故事永远是开放性的。要是我做为观众的话,我的感触是伤害,对女性对弱者的伤害。



邵同  礼物之三  80×100cm  油画  布面  2018


Q  以看客的身份,说他人的故事,这也是你这次个展叫 “ 他  她 ” 的原因是吗?

邵同  是啊。这次个展也是我从第一次《她她》展露后到现在的一个阶段的总结。纪念一下!因为《她她》是我2016年开始画画的第一张画。这张画其实给我带来了很多机会,真是感谢大艺博,要不然可能这张画都被我封存了。



邵同  她她  100×80cm  油画  布面  2016


Q  突然好奇你当时对自己的画不满的地方主要在哪里?

邵同  还是技法上的问题,当时也只能这么画。用最熟悉的方式。当然现在越来越喜欢这张画了。有时候就是这样,当时觉得特别糟糕,但是过很久翻出来,却发现很多的东西已经不会再有了,你再也画不出那时候的味道了。


Q  是啊,你凝聚在那个时间里的所有心血和美的触感,都在那张画里。

邵同  嗯,画画真好,它可以将你的内心无法言表的感情变成实物挂在墙上,很神奇,是任何文字都替代不了的。


Q  这次参展作品里也有一件作品《连结》是延续《她她》的形式的,也是两个女生通过头发的连结,创造这个造型的时候,你想的是什么?

邵同  我一直对女性的辫子感兴趣,可能还是那个年代让我产生的情节,《小芳》那首歌有句歌词: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这是那个时代对女性追求美与纯真的符号。这样的连结方式在我看来是很特有的交流方式,朋友说让他想起阿凡达,他们最深的交流沟通就是用辫子。我觉得和我想表达的意思很契合。


Q  还有《阿姨》这件作品,你选了它作为这次个展的海报,这件作品有什么故事吗?

邵同 这是我画面语言转变阶段很有代表性的一张,颜色很薄,因为我想试图接近手稿的效果(草图都是用水彩完成的),我小时候学过很长时间的中国画,很喜欢水性材料的流动和不确定性。

看到这个素材的时候,我感觉它是个重组的婚姻,小女孩的背影和父亲的关系看似更亲密,更想受到呵护,而女人则显得有些疏远陌生。婚姻对与孩子的伤害当我有了小孩之后更加体会到。其实作品最初的题目是 “ 宝贝,叫阿姨……”,类似的一句对话。这就是我联想到的故事。男人身上的影子,是我自己的影子。


Q  所以这个故事也有你自己的投射是吗?

邵同  是的,这张画是我创作得很投入的一张。

我不太会讲学术的东西,我发现看到我画的人关心更多的是背后的故事。这些人在做什么,他们怎么了之类的。


Q  是啊,大家都爱听故事,你不也喜欢听故事吗。

邵同  是的,我更感兴趣的是经验之外的东西。专业性的、学术性的只是给一部分人看的,我想我的画给大众看,它很平常,都是身边的,没有大事件,没有政治,能让人有一丝丝感动就好。


Q  你希望在自己的专业经验之外,能创作出能打动人的作品是吗?

邵同  嗯嗯。


Q  这次展览的作品中,你的主色是蓝调,偏灰冷,仿佛带有一丝伤感的意味。

邵同  是的,可能和我的性格有很大关系,有朋友说我是个很柔软的人,很准确。我是个很容易悲伤的人,很多时候对家人是很依赖的,也很自卑。这些性格缺陷也许就会不自觉地带进画面里吧。不过下批作品我准备调整下色调。现在还在尝试,想画一些暖色调。


Q  柔软的人也有别人没有的亲和力,自卑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完美主义者或许更多一些。这次你还带来一张15拼的大型油画《滨河路》,乍一看是一幅,但细看每一幅其实是不相干的,为什么想到用拼接的方式来描绘这样的图景?

邵同  说实话,原本我是想画一幅大尺寸的,我之前的画都很大,但是几乎都流产了。画这个东西就是,大一寸都感觉大很多,自己感觉目前还很难把控。所以我现在把尺寸定在一个可控的范围。拼接的方式其实很多艺术家都用到过,最有代表的就是大卫 · 霍肯尼了。其实也是学习借鉴。滨河路每张都可以独立,除了色调统一。每张都截取一个局部。眼睛是无法看到一个场景的全貌的,其实我们观察事物是扫描的方式完成的。出于这两点最后采取这样的形式。移步换景,错乱着却又出现在一起。


Q  这比一整幅大画有意思,好像你把不同时间,经过这条路的不同的路人都拼在同一幅作品里了,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但又是步调一致的。

邵同  变化的时空和进程中的每时每刻。创作的过程也是这样。其实这幅画也可以完全打乱了展示。我是按照常规的方式拼的,到时候现场看看是不是需要调整,二次创作也许会有意外的效果。


Q  还有几幅作品和其他描绘日常的不同,超现实的感觉再次出现了,《穿几何裙的女孩》女孩前面圆形和方形的色块,还有《拾》里穿着制服的劳动者。

邵同  这两张确实很偶然,并没有在创作计划中。依照现实琐碎的刻画是简单的,而将繁琐的东西抽离,只保留最核心的东西,却能使画面依然完整是困难的。

裙子的几何图案被剥离出来,分散在人物四周,形成新的画面构成。方与圆,常常被比作人物的性格,或者处理事情的方式。正是在某些问题上的 “ 方 ” 和某些问题上的 “ 圆 ”,才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人格。

再说《拾》,荒诞和戏谑的画面,但其实这是个真实的新闻,空姐下乡种田。我只抽取其中两个角色,放在一起时让我想起了《拾穗者》。这件作品是对当下人们喜欢作秀的嘲讽与无奈的表现。




Q  还有没有哪幅作品的创作比较难忘的?

邵同  其实我想分享下创作过程~我这次准备展示我的部分草图。多次提到过,草图是我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很多作品都是通过大量草图来过滤完成的,每张画其实真正的作画时间并不长,但是前期的草图要斟酌很久,反复修改,重画,满意为止。比如《宠爱》很早就开始有想法,到最后成品整整两年。所以作品观众只看到了一半。看似越来越简单的画面,其实更加困难。越简单越无从下手。


Q  《宠爱》琢磨了那么久,就是在做简化的工作是吗?

邵同  对的,最初很具象地画了一张。但是效果很不理想,还是扔掉了。这张画真是伴随着我的转变一直过来的。现在的感觉我认为是对的。好像在玩闯关游戏,自己强大了,才会去解锁下关。


Q  在整个创作过程中,你觉得最有意思的部分是什么?

邵同  还是画草图的时候,其实我很多完成作品虽然完整度更高,但是有些冲动和最初的感受反而弱化了很多。所以我也一直在减少或尽量不再画草图,有些感受才会保留到最后。


Q  在你的创作中,排在第一位的是什么?

邵同  还是画面里的内容吧。还是我所说的能给人一种怎样的情绪。当然也要有适合的绘画语言,我觉得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Q  你更看重内容传达的情感是吗?

邵同  是的。


Q  你的很多作品都是来自你现实的生活和感受,一般你是怎么收集这些创作灵感哒?

邵同  网络,电影,杂志,还有自己随拍的,差不多就这些。


Q  有没有哪些艺术家对你影响至深?

邵同  很多,每个阶段都有,之前像图伊曼斯、多依格、乌格罗。最近比较爱霍珀还有蒙克。我是在他们的作品中寻找能触动自己的东西。


Q  他们的作品最打动你的是什么?

邵同  我不愿去太多看那些评论,就像我也希望别人在看我的画时,每个人有自己的感受。我觉得它是对的就好。霍珀和蒙克给我的那种孤独和压抑的释放感触很深,这些和我是相通的。就像有人可以可以看一张画看哭,也许他并不了解作者。


Q  你也会常常感觉孤独如影相随吗?

邵同  孤独感经常会有的,也不知从何而来。我很依赖妻子,她每天陪我在工作室画画,她不是这个专业。但是我愿意和她聊画画,给她讲我的想法,这是我每天画完画最后的程序。


Q  你现在每天的日常是怎样的,会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工作室吗?

邵同  是的,别人看起来是无所事事,自由,其实画画是很寂寞,痛苦的。一段时间我会准备素材,然后大量的草图,最后定稿五张左右,然后逐一完成。这样反复。画画的时候很怕打扰,每天基本上八个小时左右,手机基本上静音状态,所以有时候家人朋友埋怨我不接电话。

我每周会抽出两天的时间陪孩子玩。生活内容很简单,两点一线,很少出去,我不太愿意出门的。

我会学着做角色转换,回到家就是丈夫和父亲,在工作室就是自己的世界。我不想把我画中的情绪带给家人,尤其是孩子。最多的就是给他快乐!


Q  这样的创作和生活是你的理想状态吗?

邵同  当然不是,画画怎么可以是这样机械性的。但是没办法,妻子很辛苦赚钱,支持我,我一定要有这样的态度。所以前面说过,不能把这个做为职业,确实已经变质了。中国这样的年轻艺术家太多了,很无奈。

真的,当你每画一张画之前考虑的是什么色调好卖,什么题材受众广。画画就变成被动性的了。


Q  你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吗?就是考虑向市场妥协。

邵同  是的,中间矛盾过,但是现在心态平复了很多,尽量去坚持自己吧。自己舒服就好。


Q  你觉得你现在处于怎样的一个创作阶段?找到自己的创作方向和风格语言了吗?

邵同  我觉得创作需要经历,这样很多感触才可以真实表达,我觉得自己还差得很远。不敢说找到自己的风格语言,但是我所倾注的精神寄托似乎是越来越肯定。就像多条小溪汇成大河,在不断聚集时,我想要的东西越来越清楚。感觉一股力量在变强劲。


Q  你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邵同  还是人与人之间的那种联系吧。


Q  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是你的创作主题和研究课题是吗?

邵同  至少目前是,我觉得创作应该有延续性,很多大师最后就只变化了一点点,但是却画了一生。


Q  你5岁学画,和画画相伴这么多年,在你心中,画画在你人生中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邵同  画画这件事对我而言很顺其自然,和我父母的职业有关,他们也没有要求过或引导我去做这个。感觉是冥冥之中吧。当然自己也是喜欢的,小时候都有一个所谓的理想,以后当画家。画画让我更敏感地去感受身边的人和事,因为你要去捕捉一瞬间的灵感。这个来源以后可能都不会再出现。

考美院的时候画画就变成了考题,其实每天都是在背题。毕业之后它是个能赚钱的手艺,哈哈。当然,现在画画已经不是简单的画画了,它是一种诉说,讲我所想。


Q  画画之外,你还有想尝试的事吗?

邵同  我想做电影。我平时喜欢看电影(文艺片),也一直很喜欢影像类作品。想做电影,只是想自己了解不同的领域,当然也是为了更好更透彻地观察世界。




展览信息

邵同   他  她

展期  2019年4月13日-5月3日(周一至周五9:30-17:30,周六10:00-18:00,周日休馆)

地点  广州市越秀区东湖路123号之二,FREE空间

免费入场 

主办  大艺博

展览查询  020-37650271

交通贴士

广州地铁6号线东湖站B1口出来右转,步行100米即到FREE空间

版权声明:凡本网站标明“来源:张雄艺术网专稿”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使用和改编,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zhangx@zxart.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张雄艺术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请扫描新闻二维码

用户评论

加载更多+

3D推广
  • 侯晓峰3D艺术画展

  • 王心悟3D美术馆

  • 洪瑞生3D艺术馆

  • 唐勇力3D艺术馆

热门图片
  • 绚丽虚化和迷醉炫光 打造清新精致的花朵大片

  • 四口之家的品质乡村生活 清新自然远离喧嚣

  • 厚重油画风蔬果静物 油画还是照片傻傻分不清

  • 2017Big Picture自然世界摄影大赛获奖作品

推荐艺术家
  • 于少平

  • 方宋

  • 喻冬友

  • 陈开宇

推荐店铺
  • 东海阁

  • 翰皇文化馆

  • 曹娜美术馆

  • 润棠画廊